没有手纸我才明白:为啥网上开玩笑说印度人不用手纸啦,原来热带地区,这样做是为了更干净更卫生的清洗啊。为啥马来西亚的大环境与小环境,就俩字:干净。

自由行马来西亚,中国人蜂拥而至的景点,我偏偏躲开,爱去当地人生活的地方,“老外”很少光顾。比如,我做吉隆坡快铁(北京称为地铁),一口气坐车到线路的终点站,然后出站去拍照加暴走。

那天拉肚子后的痛苦,令我记忆特深。我要去世界知名景点双子塔,乘坐的地铁快到目的地,可能是饮食不规律,必须到卫生间解决,解决后的畅快啊。

此时发现,我裤兜里没有手纸。哎?大筒手纸竟然用没了?这可咋办,我突然看到在马桶右侧有拖着水管的水龙头。

其实,这些天入住宾馆还是旅社,总能看到这么个管子,离地30多厘米,和马桶一样高,水龙头是轻轻按压就出水,水量大,滋滋冒,和洗车时用的冲水枪一样。

水管一到两米长,很有弹性,质量高,我总以为是为打扫房间用的。能用力拖拽,能冲刷到每一个角落,十分佩服马来西亚到处有这么个管子。

(纤尘不染,大雅之堂)

没有手纸我才明白:为啥网上开玩笑说印度人不用手纸啦,原来热带地区,这样做是为了更干净更卫生的清洗啊。。

由此而联想到为啥马来西亚的大环境与小环境,就俩字:干净。即使外边一看是个残破的老建筑,还有在排屋(类似我国的农村和城镇的大众建筑)和餐馆不远处的公共厕所,长途汽车站,我在大马呆了十天,没有一次闻到过异味,都是擦洗得干干净净,连角落都干净。

马来西亚和日本在卫生方面有一拼。有人说,马来西亚是信仰伊斯兰教的国家,日本的神道教要求人衣着与身体没有异味,进入寺庙必须自律与清洁,因此形成了人人爱洗澡,处处需打扫的现象,能不干净嘛。

马来西亚是车轮上的国家,大马路边很少看到行人,我是暴走一组经常“违法”穿越马路,站在车流中拍摄,还因为不适应他们靠左行驶的规律,经常逆行冲着车辆走等等,但我从没有听到车辆对我鸣笛。

不仅如此,车辆并线,匝道汇入,车辆都是乖乖等待,没有见到一次抢行。在中央车站不远处的印度街,晚上经常看到堵车,却听不到一次鸣笛,车辆有足够耐心等待。

安静,是文明的一种标志吗?出于省钱穷游或体会当地人生活,我在印度人和马来人开到的餐馆吃自助餐,在小车站和工地周围的餐馆排队领饭,均听不到喧哗喊叫声,即使整个餐馆做满了人,耳边都没有聒噪。

我观察过,前台的收银员(看年龄和说话的架势,可能是老板),催菜还是叫人,要么用手势与眼神,要么是离开位置去招呼,绝不大声传唤。

霹雳州太平市,一处十分拥挤的大排档,由多家饭馆和小吃摊集中经营的室内大排档,特别类似我们的一个利伯维尔场,当看到数百人在吃饭,声音却很低时,我倒觉得很可怕,特别不适应。

信任,是微笑常在的内涵。真与我是个“老外”无关,每次在旅馆前台入住,服务员都是微笑着和我比划,手写英语与数字讲价,没有不耐烦,没有不信任,体现在脸上。

在快铁,在长途汽车站,在深夜的黑暗大街,我只要问路,没有一个人满目狐疑的看我,而是尽最大努力告诉我。绝不会出现,在北京两会期间人人互相设防,会不会是坏分子的警惕感。

在凌晨的怡保市,随时可能有鬼怪出现的老街,几百米的大姐除了单行的汽车,就只有我一个走动,我心中打鼓。路边有两个三轮车在卸货,大概是从外地拉来的榴莲。

我快速经过他们车后,一个小伙子停下受众的活儿,指着我说话,他带着微笑——–我听不懂,更害怕,但又觉得立即跑,不说话,反而不对劲儿。只好停在一米远的地方,琢磨他要表达什么。

终于明白了,我双肩背拉链没拉上,他是要告诉我,我转身,他把我拉上,两个小伙子都笑了,我以向他们竖大拇指表示感谢。白天,这没什么,在深夜的大街上,他们还有活儿要干。

正是这种信任与微笑,我在雨中暴走时,后边有车鸣笛,我吓得不敢回头,最后才理解,人家想开车送我到目的地。

在吉隆坡一处人迹罕至的立交桥下,一个满脸胡子的人,不断用手做出打电话的样子。我是走错路,他是干什么?他的微笑让我很快猜出是想借用电话,打电话十几秒,就给了我,我大概猜出他是想告诉对方手机没电了,可是他为何到这个地方来呢。

正在困惑时,他值了指桥下的涂鸦,原来是在这里“创作”。当我明白后,要穿越双向六车道的公路,他竟然在我左边四五米的地方,和我一起走到公路中间的隔离带。

车辆突然来得少了,有足够时间跑到对面了,他却不跑了,而是用手掌指示我快走。当我到了对面时,看到他回到了原位——我恍然大悟,他刚才是护送违法穿越公路。

不再公众场合吃东西喝饮料,更不可能见到抽烟。双子塔下的小公园,是当地人拉家带口休闲的地方,一群年轻人,嬉笑打闹着,一位中年妇女走到他们中间,指着一个人咕噜咕噜说了几句,这小伙子尴尬的笑了,同伴们都取笑他。

原来他手中拿着半根烟,公园管理人员发现了,他赶忙掏出餐巾纸,掐灭烟头,用纸包好,装自己口袋。

在公共场合,我才发现,没有人抽烟,也没有人吃东西,就是喝水,特别是举着饮料瓶边走边喝,从来没有看到。

马来西亚是热带国家,需要大量喝水,他们都是到能最大程度避开人群和目光的地方喝水。

全民性的自律,发于内心的文明,这就是马来西亚。

快铁上看到的排屋,马来西亚已经没有农村,城市楼群以外,大部分是这种房子,户户通汽车,家家能存放汽车

城铁

快铁车厢,自由开放,我和小孩子们一起看,不小心触碰了他们的头,父亲首先向我表示道歉

城铁站

吉隆坡,穿衣吃饭,说话走路,都有规矩,趋向保守,城铁车厢不能拥抱等亲密行为

华文学校里的“”广告“”

印度街上,车水马龙,热闹,人声不鼎沸,堵车,没有鸣笛声,绝对见不到吃东西与喝饮料

印度街

吉隆坡城铁·中央车站

(铁路车厢卫生间)

(怡保到吉隆坡高速铁路,最大时速150,平均时速110公里,安静极了)

(怡保火车站。人多,但是绝不拥挤,适度距离,无人喧哗)

马六甲,周围商户游客,自发喂鸽子

(货车都很干净)

(高速公路服务点,卖食品的女孩,看书非常入迷)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