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昭寺是由藏王松赞干布建造的寺院;距今已有1300多年的历史,在藏传佛教中拥有至高无上的地位。

大昭寺前终日香火缭绕,信徒们虔诚的叩拜在门前的青石地板上,留下了深深的印痕,感人至深。

寺庙内万盏酥油灯长明,留下了岁月和朝圣者的痕迹。

环大昭寺内中心,释迦牟尼佛殿一圈,称为“囊廓”;

环大昭寺外墙一圈,称为“八廓”,大昭寺外辐射出的街道,叫“八廓街”。

以大昭寺为中心,将布达拉宫、药王山、小昭寺包括进来的一大圈,称为“林廓”。

这从内到外的三个环型,便是藏民们行转经仪式的路线。

沿寺外的八廓街顺时针转奇数圈,口中默诵经文,手中摇转经筒,是大量的信徒每天必修课之一;

而磕着长头绕寺奇数圈的,这种敬佛方式也大有人在;在反复不断地加持当中,获福无量,永生供养。

大昭寺磕长头

“磕长头”,是藏传佛教信仰者,最至诚的礼佛方式之一。

由于磕长头对膝盖、手肘、手掌、额头有损害,贴近地板又容易吸入灰尘,所以作为普通人,还是要做好防护措施。

护膝、胶皮手套、口罩这些,对于藏民也是易耗品的,在八廓街随处可以买到。

磕头朝圣的人在其五体投地的时候,是为“身”敬;

同时口中不断念咒,是为“语”敬;

心中不断想念着佛,是为“意”敬。三者得到了很好的统一。

心静时的人潮人海,好比一片荒野,一座空城;
在一片砂砾乱石之中,似远水轻舟,如履平地。

双手合十,碰触额头;为“身”敬佛;
纵然有千万双目光直视,也如同无人之境。

双手合十,触碰嘴唇;为“语”敬佛;
即便有江河般苦水情愫,也莫与他人言说。

双手合十,触碰胸口;为“意”敬佛;
就算有洪水般猛兽心魔,也笃信坚如磐石。

“磕长头”为等身长头,五体投地匍匐,双手前直伸。
每伏身一次,以手划地为号,起身后前行到记号处再匍匐,如此周而复始。

八廓街一圈约1.2公里,心算大约666个长头。
一个长头两块青石板,刚好等身。

绵延不绝的石板,给我最踏实的心安;
和泪而葬的伤口,许我来年长出睡莲。

雨落

在雨季,傍晚常会有小雨,气温说降就降,而身下的青石板还有白天的余温,每次的起身都是一种考验。

但这无法阻止这种仪式的脚步,灯火通明的八廓街上,还有很多虔诚的身影,他们对于自己的承诺由始至终。

这样的日子,对于藏民来说,不就是日夜循环,周而复始而已。

想起好友说的一句话:我们走过墨脱,觉得自己走了一条很牛逼的路,但是当地人还不是经常走。

最终回到大昭寺前,完成这个仪式,寺庙旁的派出所接纳了我们,准备了热水和纸巾。我们一同举起热水,纪念这一难忘的时刻。

在大昭寺,我们曾与信仰贴地那么近。

夜晚的大昭寺,我愿做一个最普通的人;
不比他们当中的任何一个优秀,我愿用一生平凡,换一世心安。

贴士

我采集了关于拉萨的旅游灵感,这里适合与所有人共同体验。
全年来玩最佳。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