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7家EOS参选节点,解析EOS超级节点之争的本质与趋势

0.jpg

熊市做事,并不是虚言。在2018年头几个月数字货币市场略显「凉凉」时,围绕区块链技术、经济的讨论却热火朝天,很多拨乱反正的种子在当时埋下。如今虽然迎来一波春天,但市场经过去年疯狂的教育和洗礼,空气币不再处处可见。投资者开始关注区块链底层的价值属性,用传统与实际的经验去寻找好项目。

  EOS当然不是在这时才被万众瞩目,但最近推出的超级节点竞选机制,着实助推了市场一把,这也让它成为当下最受关注的话题。链捕手分别访谈了国内7家参选的超级节点,从竞选形式、节点动因、EOS发展等方面,以隔空圆桌的形式为大家呈现了19个具体的问题。

  参与此次访谈的节点包括:EOS.CYBEX的暴走恭亲王、EOS BIXIN的超级君吴广庚、JRR.CRYPTO的陈敏涛、EOS BEIJING的李想、Hello EOS的梓岑、EOS引力区的廖阳洋、EOS联盟的李平。更多关于区块链的新闻可点击这里

  01

  竞选形式

  >>>>问题一

  链捕手:目前超级节点竞选有确定的投票机制吗?很多人还认为竞选是一次性投票。

  梓岑:目前还没有确定,可以参考BTS或其他石墨烯项目的投票情况。BTS是用户随时都可以投票和修改投票结果,每个整点重新统计一次最新的投票结果,按投票排名更替,EOS的投票周期也会设置成一个固定的时间段。

  陈敏涛:我们估算每一轮节点任职的周期是21*6s(秒),一共126s,结束后再重新统计一次投票结果。投票是不间断的,随着用户认知的提升,大家会关注到节点参与者对整个生态能提供哪些帮助,投票对象也会随时调整。

  廖阳洋:现在只有一些基本规则,比如每张票可以投给30个节点,其他具体的规则要等官方公布。投票最初会有比较动荡的时期,后面会相对稳定,但币价的暴涨和暴跌可能会带来一些波动。

  >>>>问题二

  链捕手:随着热度的下降,高频的投票会不会影响用户投票积极性?

  暴走恭亲王:如果投票被证明是有意义的,用户能看到参与投票为生态带来的价值,积极性不会有明显的下降。

  李平:不排除会有部分持有人投票热情不高,但投票频次可以人为设定时间,比如我想持续投某个节点一个月,这种投票形式应该受到支持。整个社区都会一起努力避免投票积极性下降的趋势,每个社区成员的参与才能使得生态更加健康。

  吴广庚:确实可能有热度下降的情况,BTS后期实际投票人数只有30%左右。这次官方调整对节点的激励比例,从5%调整到1%,减少的部分里有些会作为投票奖励,以此来调动大家的积极性。

  梓岑:要有新的竞争者不断加入进来,现有的超级节点和备选节点会持续发布自己的工作报告、进展,用户也可以随时去更改自己的判断,如果之前支持的超级节点做了一些不受认可的事情,就可以更改投票。

  >>>>问题三

  链捕手:怎么看待竞选中「分红」等贿选问题?

  李平:我们要遵循EOS社区的规则,只要社区达成了共识,我们肯定100%去遵守,如果规则不支持分红这种行为,我们就坚决反对。我们对投票者的回馈可能在于其他的附加值上,比如普及更多的EOS知识,让持有人更深刻地理解EOS的价值,或者把剩余奖励用于DApp的孵化,使DApp项目方快速发展,更愿意回馈支持他们的社区成员。

  梓岑:我们明确的原则是,所有节点的收益应当平等惠及所有持币人,不管用什么形式一定是实质上均等的平分。生态发展带来的红利,是交到所有持币者的,剩下花不完的经费,唯一可行的方案是燃烧,只有这种方式是唯一平等地惠及每个持币者。

  暴走恭亲王:过于强调分红或者把大多数收益都分红的话,对社区发展没有好处。长期而言,对超级节点也很危险。

  陈敏涛:因为投票是动态的,长远来看,节点对生态贡献的价值不是给用户分福利的贿选所能挑战的。

  吴广庚:单独分红是贿选,大家都分红就是理财了,EOS有更宏大的目标。官方充分考虑到分红贿选能调动投票的积极性。

  廖阳洋:可能因为教育环境、习惯等不同,国内可能觉得分红能吸引更多人参与,但是海外就觉得这是贿选。现在大家都认识到了这个问题,不再提分红的事。前期因为地域或者其他原因造成了分歧,毕竟价值观的形成也需要一个过程,最终能达到统一的目标最重要。

  >>>>问题四

  链捕手:超级节点之间的互相合作和抱团有问题吗?

  吴广庚:从投票的角度而言,抱团没有任何意义,因为EOS的价格也不低,一般节点无法囤太多票,互相兑换相比于总量也没多少。

  暴走恭亲王:我觉得这种现象很正常,节点之间本就该是良性竞争合作的关系,毕竟大目标都是一致的,都希望EOS的生态变得更好,所以大家有合作的基础。而且21个超级节点的机制,也让排他性没有特别强。

  梓岑:需要看以什么样的标准和原则合作,我能够接受共同去维护和推广生态的合作,在此基础上的互投和相互支持也可以,但是不能建立在拿利益收买对方的基础上。大家可以一起做活动、造声势,但是背后要几家勾兑,达成攻守联盟会容易陷入囚徒困境。所以我从来不担心有邪恶联盟的出现,最终的形态会变成我们各自以擅长的方式去做事情。

  廖阳洋:相互合作很难避免,因为本来区块链就是鼓励大家协作,而不是鼓励竞争。以竞争性的心态做分布式的合作,让整个生态升值,所有人手里的代币获得更大的收益。

  李平:要极力避免超级节点直接投票的抱团,抱团会让EOS受到中心化的威胁。

  >>>>问题五

  链捕手:怎么看Block.one给自己留了10%的投票权?

  暴走恭亲王:开发团队需要有发声的渠道,否则可能出现更糟糕的事情,所以他们留10%投票权没有丝毫的问题。

  李平:10%的投票权是开发团队为了不让社区发展失衡的一种保障,但我们认为Block.one使用时要谨慎小心,最好向社区公开。

  梓岑:大部分人从来没见过分布式自治的生态,不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不知道什么样的价值观是对生态长远发展更好的。大家需要早期团队给这个生态灌输这样的价值观,早期项目也需要一定的风险抵抗能力,但不一定需要动用这个筹码。

  陈敏涛:DPOS的机制决定了享有最大利益的人不会做恶,如果做了一个很主观的选择又没办法说服其他人,会受到巨大的挑战和不信任,因此对整个社群造成的破坏他们自己会衡量。

  >>>>问题六

  链捕手:在投票阶段,交易所把持大量用户的代币,是否有可能做恶?

  李想:听说官方在投票阶段会监控交易所的票,交易所很难做暗箱操作。现在很多交易所都宣布做超级节点,大家都盯着。

  吴广庚:我相信交易所都会开放代币的投票情况,并且可以验证。交易所参选是很正常的事,他们的资源、人脉和对社区的运营都特别好,本身就在运营一个完整的节点。在比特币时代,矿池和交易所是分离的,交易所一定程度受矿池制约,在新的资产领域,不可能再被挟持了。

  02

  节点动因

  >>>>问题七

  链捕手:竞选超级节点的成本有多少?

  廖阳洋:主要是硬件投入加人力成本,规模大的节点一年要几百万到上千万元之间。

  梓岑:硬成本会包括节点维护、硬件支出、运营团队等支出,但很难衡量花多少钱合适。有可能在影响力够大的情况下,不需要特别强的团队,就能把节点运营的很好,有更高的热度。

  暴走恭亲王:我们估算一年硬件成本在5、600万元左右,但更多的投入是运营成本。比如人力成本,做孵化器、去各地做meetup、社区活动的成本,远远超过直接分成的收益。

  >>>>问题八

  链捕手:既然竞选节点的收益远没有外界传言得那么高,那大家竞选的目的是什么?

  廖阳洋:利益驱使是DPOS机制的根本。从工资收入而言,之前5%的时候可观,但现在调为1%,除非EOS价格飞涨,大部分情况下节点利润是有限。有些参与者,像矿池、交易所,是怕自己错过了一个时代,被边缘化。还有一些是为了品牌和流量,例如DApp的开发者团队参与竞选时为了展现自己的形象,宣传产品。

  李想:在开发EOS的时候,代币锁定,流动量减少,币价会上涨,超级节点收益增加,单个EOS对应的计算资源就会增加,开发DApp需要的EOS就会减少,就会释放出EOS给新的DApp开发。这个过程中DApp会越来越多,越来越复杂,币价也会上涨。

  陈敏涛:我们对EOS技术很信任,从投资角度未来会在整个生态上、特别是垂直行业进行布局。希望可以通过竞选超级节点参与其中,积累大量经验。

  吴广庚:利润确实不会特别多,每年各种成本500-1000万,大家还是想做生态,扩大自己的影响力,把超级节点作为进入EOS的切入口。

  梓岑:实际上,节点不敢把多余的利润都拿走,但整个团队的硬支出可以留下来,如果做得好也可以分发奖励,足以养活一个优秀的团队。另外,因为EOS有非常大的影响力,未来21个节点也会是生态里除了官方外最有影响力的群体,在这个生态里的话语权非常大,所以会吸引很多资本和开发者,对他们而言表面的利润真的不重要。即使不在超级节点的序列里,备用节点也会分配到一定比例的收益,并不是完全轮空。

  >>>>问题九

  链捕手:节点能够打动投票者的关键因素是什么?

  李想:因为是动态投票,投票选择一直会变。前期的核心因素看节点的影响力,长期来看是节点给整个生态做出了多少贡献。

  廖阳洋:要让社区里所有人明白,团队为什么能把节点做好,投票者后期会明白,手里的票会关乎到未来生态能做多大。团队是否值得信任或者有独特的资源也是关键因素。

  李平:既要有足够稳定的算力来保障EOS网络的运作,又要积极参与社区建设,并作出切实的贡献。

  >>>>问题十

  链捕手:如果有其他公链开启超级节点竞选,你会选择参与吗?

  梓岑:去年涌现出非常多应用类的区块链项目,仔细研究发现绝大多数都开始采用DPOS的机制,这已经成为一个既定的趋势。但是目前阶段,其他公链项目要做超级节点,就是跟风炒热度。

  陈敏涛:我认为所谓的选举还是要有价值的,垂直行业要结合场景,场景满足实际需要才会有价值。未来是否参与其他节点的竞选也有视情况而定,看我们能否提供良性的帮助。

  暴走恭亲王:看具体情况,如果对CYBEX的生态有益,不排除会参与其他链的超级节点竞选。但因为我们计划把CYBEX迁移到EOS上,所以EOS是最优先考虑的。

  廖阳洋:目前不会考虑,集中精力在EOS的超级节点竞选上。

  >>>>问题十一

  链捕手:未来超级节点之间会出现并购或收购吗?

  李平:超级节点之间应该不会出现并购或者收购的情况,如果出现后达到强强联手的状态,其本身行为就会使得EOS社区反感和排斥,强强联手就失去了土壤。

  暴走恭亲王:对于自由博弈的市场,出现收购或并购都是可以预见的。

  李想:有可能出现,但因为受到投票机制的监督,如果觉得带来的结果过于中心化,可能被社区抵触。

  梓岑:我觉得很难,利益很难平衡,估值比例也算不清楚。除非有一个拥有绝对领导力和实力的节点来做这件事,但在一个分布式的社区和治理架构,很难形成这样的寡头。

  吴广庚:后期有可能出现,区块链是透明的,一旦出现寡头经济的结果,会很快通过投票平衡。

  >>>>问题十二

  链捕手:如果EOS发展的很好,是否有可能被亚马逊、BAT这样的巨头收购?

  梓岑:如果真有这样的情况是非常好的事情,很希望巨头可以加入进来,甚至把我们挤下去,这样也能说明EOS已经发展成一个非常好的超级项目。

  暴走恭亲王:虽然超级节点有可能被大资本收购,但如果有这么庞大的资金,可能更倾向于自己做一条新链。因为很多节点参选都是为了长期利益,如果要满足这些节点的利益,付出的资金可能相当庞大。

  吴广庚:有可能,EOS发展到足够大时能承载整个区块链的项目。而且EOS作为智能合约的下半场,与智能商业关系紧密,传统的互联网公司想进来分一杯羹,只要不做恶就没问题。

  李想:我觉得会,EOS本质是一个云计算的服务,未来成长空间很大,但跟BAT的云服务是冲突的。发展的结局要么是云服务商收购节点,要么是节点占用了绝大部分云服务商的资源。

  >>>>问题十三

  链捕手:现在的竞选有看到明显的国别之争吗?

  李想:会有国别之差,不同文化之间的差别很大,对项目的理解也有差别。比如之前BTS的中国社区要做线下见面活动,国外社区就觉得这样形式没必要。另外EOS在国内比较火跟李笑来力推也有关,像ADA在国内的影响力就很小,但这两个项目的市值其实差不多。更多关于区块链的新闻可点击这里

  暴走恭亲王:目前可能会有,但是趋势不明显,因为在区块链的世界里国别的影响本来就很小,如今很多EOS的Team都是多国联合,不会出现明显的国家间差别。

  陈敏涛:大家从不同的维度考虑会有所谓的「国别之争」,但其实区块链作为一个社群存在,更多的是价值认同,而所谓的「国别之争」跟区块链理念其实是相违背的。

  廖洋阳:中美韩,经济越发达的国家,持币者越多,市场越旺盛。最终可以看到,超级节点竞选的国别差异会受到当地经济发展和应用繁荣度的影响。

  >>>>问题十四

  链捕手:目前看到公众对EOS或者超级节点竞选有什么误解?

  暴走恭亲王:有些过度关注竞选中的问题,比如分红,反而对EOS的社区和生态建设关注的比较少,特别是国内对技术讨论也不多。EOS回到本质上是想建立一个全球性的社区,大家非常关注本国的社区不一定是件好事,相信EOS的团队也不希望中国的节点过多。我觉得大家不要在节点这方面花太多时间,应该更关注EOS未来能在上面建立哪些应用,以及未来如何去服务EOS生态的发展,可能是更好的方向。

  其实我们也发现EOS官方Twitter和中国的节点几乎没有互动,更不要说跟国内的投资者。我们需要将自己的想法更多的去跟官方反映,不要让全世界都认为中国只看钱,都是规则的破坏者。

  陈敏涛:首先,最大的误区是很多人认为21个超级节点违背了区块链去中心的原则。竞选规则并不是一次性的,任何一个超级节点做恶都会在下次竞选中被提出来,可见EOS的自我净化能力还是很强的;其次,EOS的投资者对项目本身的期望值也不应该太高,技术本身的进步迭代是线性的,不可能会突然有突破,需要不断的试错与成长。

  李想:大家觉得EOS无所不能,基于它开发的应用对用户体验会有很大的提升。但我觉得大部分用户感受不到多大的提升,对去中心化也不会很感兴趣。用户不会因为这个应用是基于EOS的开发就去使用,反而对开发者来说EOS的优势很明显,会有很多开发者迁移过去。

  >>>>问题十五

  链捕手:请问各位已经为EOS生态做了哪些事情?

  梓岑:我们是国内最早一批建设EOS社区的团队,除了翻译白皮书还从海外引入大量优质的教程和资料。同时还孵化了资讯、安全等团队持续为生态做贡献,组织技术团队参与黑客马拉松,举办线下沙龙,以技术输出为重点。

  暴走恭亲王:我对石墨烯技术比较熟悉,还开发了专门支持EOS的硬件钱包。亚洲分布着大量的社区,包括东京、新加坡、香港、迪拜等地的孵化器已经开始运转,我们会组织在各地的活动。

  李想:我们在行业里呆得比较久,无论跟交易所、钱包、媒体还是项目方都有很深的业务关系,处于枢纽的位置。

  陈敏涛:我们的投资理念是「分布式共治 vs 去中心化自治」,EOS的DPOS机制和JRR Crypto分布式共治的理念十分契合。我们准备了应用专项孵化基金,推出无上币费的交易所,打造自治社区,推出EOS大学公益教育项目。

  吴广庚:币信在行业里有6年的经验,之前做的矿池排名全球前10。我们还一直在做钱包、生态、交易、多样化转账、应用市场、租赁市场等。

  廖阳洋:我们在产品层面孵化了第一款支持一键映射的钱包,很多用户通过这个产品了解到映射相关的信息。同时我们也成立了一个基金,一直在扶持优秀项目,为项目搭建路演节目,未来会涉足开发者社区、培训等方面。

  李平:竞选和我们原有的投资业务有一定的关联性,但并不是很强,我们希望通过竞选eos超级节点团结更多的社区成员,大家一起协作交流、发现新机会。

  03

  EOS发展

  >>>>问题十六

  链捕手:目前EOS的技术开发进度是否符合预期?

  陈敏涛:任何一个项目都有延迟的风险,本身做创新性的产品都不容易,只要往正确的方向探索,时间完成的早晚不是问题。EOS作为企业级的操作系统,从理念上就非常创新,在区块链领域有较大的突破,这就是我们坚定认可的原因。更多关于区块链的新闻可点击这里

  暴走恭亲王:目前基于公开代码可有实现单线程的智能合约开发,但离白皮书承诺的功能差得还很远,目前的代码远远不够,不能过于乐观。

  梓岑:技术实现层面还没有太多值得去专注研究的点,依然比较初级。整个大框架还没搭好,还没有各种第三方团队能够在上面做开发。所有能看到所有竞选的团队,都只是做宣传、社区、活动、资讯、安全和开发钱包,几乎没做出新东西,最多跑跑测试网络,过去大家总提主网上线就有百万级的TPS,估计出来后只有千级,然后再慢慢提升。

  >>>>问题十七

  链捕手:是否会觉得BM本人将是整个生态发展的不稳定因素吗?

  李想:BM是有可能成为EOS的不确定因素,因为现在看这个生态受个人影响比较大。

  暴走恭亲王:他是一个极端理想主义者,待人处事的想法与很多人不一样,但经历了之前的项目后他也会更加成熟,再者EOS是一个完整的团队,他只负责技术部分,哪怕他会成为不稳定的因素,也不会造成特别大的影响。

  梓岑:首先区块链项目不应该有一个绝对决策者,BM现在是绝对的核心。虽然早期项目必须要有这样一个人,但是未来他的角色和戏份应该慢慢淡化。

  吴广庚:不担心,因为前面两个项目,他离开后也发展的很好。目前从BM角度很难想到比EOS更宏大的事,所以他短期会全力做这个项目。

  李平:BM一直在实践他心中的真理,就是通过自由经济方案以确保人们的生命、自由、财产不受侵犯。他目前在整个Block.one项目组中也只担任CTO角色,所以不管是从使命感,还是从现实角色来看,BM都会在中短期持续把EOS项目做好。

  >>>>问题十八

  链捕手:基于EOS的DApp与移动互联网上APP两者有何区别?

  吴广庚:短期之内DApp达不到移动互联网上APP的性能和体验,但预计到年底会有百万级的开发者涌入EOS的生态,进而会推动DApp快速发展。

  李想:和传统的APP开发相比,DApp只是引用计算资源的模式不一样,使用分布式的计算资源和去买中心化的云计算资源本质是一样的,用户端感受不到太大差别,我也不觉得EOS上会有多颠覆的应用出现,起码目前没有迹象表明。不过因为EOS是自带经济体系的,早期可以通过激励来帮助新应用引流、增加活力。

  陈敏涛:目前DApp去挑战现有APP的体验还是比较难的,大家不要有特别高的期待。并不是任意数据都可以上链,关键的问题是达成共识,完成质证。区块链相当于底层的基建,会为现有APP的中心化体验提升一些隐性的、看不见的地方,比如增加安全性,但不会对现有应用生态带来颠覆。

  暴走恭亲王:如果EOS能实现白皮书的承诺,基于它开发的应用应该能接近移动互联网APP的体验,但这取决于未来EOS的发展情况。

  >>>>问题十九

  链捕手:怎么看EOS对以太坊带来的影响?

  恭亲王:如今的以太坊有点像比特币,生态足够大,现在处于大而不倒的状态,如果要变化会面对很多社区的压力。如果EOS获得非常大的传播,也许会给以太坊一个很好的转型契机,足够的压力和动力也能让以太坊变得更强大。

  李想:以太坊和大公司一样积重难返,即使看到一些问题也很难及时调整。DPOS的效率高,又是分布式操作系统,如果以太坊的核心体验被对手超越了,就很有可能被后来者挑战。

  梓岑:以太坊的目前的发展已经到了瓶颈期,有一些不得不解决的问题。在我看来,以太坊目前不足以对EOS未来的发展造成任何的挑战。以太坊是在尝试解决自身的问题,但提出的方案太难实现,时间线也很长,在区块链世界里这样的进度太慢了。现在以太坊要做升级,大概率会损害矿工的利益最后导致分叉,所以以太坊要去更改之前的设计会比较困难。但DPOS的容错率比其他共识机制都好,任何一个升级更新,肯定是得到了社区的投票和支持,这是它的优势所在。

  陈敏涛:我觉得区块链不会出现一家独大的情况,以太坊作为二代链的杰出代表获得了非常大的认可,生态完整。EOS作为三代链的有力竞争者在不断探索,如果顺利的话通过几年的储备,也能慢慢达到以太坊的体量。因为以太坊目前是POW的机制,希望向POS过渡,如果EOS发展顺利,更能促进以太坊的转变。

  吴广庚:首先以太坊不会消亡,但会不断萎缩。新的生产关系出来,原来的肯定会发生跃迁,所以对以太坊来说这是生和死的问题。因为开发者会选择效率更高的系统,就像现在大家不会基于塞班开发应用,而消亡会是一个不断发生又长期的过程。

  李平:真正有实力挑战EOS的对手目前看起来并不多,EOS与以太坊在较长时间里应该是相爱相杀的状态,它们都会得到发展。我们期待区块链世界有更好的基础链出来,毕竟有竞争才能让行业得到健康快速的发展。

  活动预告:链捕手将在5月中旬上线一期对话国外EOS超级节点的直播活动,敬请关注,如有相关问题欢迎踊跃留言和交流。更多关于区块链的新闻可点击这里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