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s

Harry Winston孔雀珠寶腕表 古董胸針成靈感

16

人們為什麼著迷細小的事物,像是珍貴的珠寶或鐘表?正因為在小巧的方寸之間,透過寶石的鑲嵌、色彩的鋪排變化、機械結構的精密安排,創造了人心難以想像的精密與曼妙。海瑞溫斯頓(Harry Winston)近日發表兩款卓時系列(Premier)珠寶腕表。從一件古董的孔雀珠寶胸針裡得到靈感,並假以馬賽克拼接藝術,在36毫米的貴金屬表面中,呈現了一幅孔雀來迎的華麗意象。

原產於印度的綠孔雀,以其華美悠長的羽翼和斑斕色彩而見長。孔雀不僅在東方宗教中帶有趨吉避凶的意涵,孔雀尾羽上的眼型花斑(ocelli),更象徵著全能的造物主,神聖而莊嚴。海瑞溫斯頓先生(Mr.Harry Winston)曾設計過一款結合蛋白石、貴金屬扭索工藝和寶石鑲嵌的孔雀珠寶胸針,並在1977年時捐予美國的史密森尼美國藝術博物館,時隔40多年後,品牌重新從孔雀曼妙的身影上得到啟發,打造出了兩款全球限量30只的華美時計。

海瑞溫斯頓委請義大利以馬賽克藝術聞名的拉溫納(Ravenna)的工匠製造表面,工匠大師先將彩色玻璃塊加熱至柔軟、可塑的狀態,同時再將合適顏色的材料延展成纖薄的長條或線,待冷卻塑形後切成小塊,最後按設計樣式鑲嵌於金質底盤。這些彩色的綠、藍、紅色系玻璃構成了表面主視覺,同時海瑞溫斯頓自家的珠寶工匠再精選了鑽石與藍寶石鑲嵌其中。

當整幅馬賽克藝術完成之時,目光首先聚焦在12點鐘方向,順著孔雀華麗的「鑽石」羽毛,視線宛如海浪般蜿蜒開展,最後隨眼型花斑的藍寶石,宛如一個個的驚嘆號、四散於表面之上。表殼都鑲嵌以明亮式切哥鑽石,唯白K金表殼搭配藍、綠色馬賽克玻璃拼接,而玫瑰金表殼則搭配紅、紫色系為主的馬賽克玻璃拼接,從1977年以降,Harry Winston的綠色孔雀由古董胸針到絕美時計,重新降生。

Harry Winston的Premier系列,擅長運用馬賽克拼接藝術,創作出饒富藝術氣息的絕美表面。圖 / Harry Wisnton提供。
Harry Winston的Premier系列,擅長運用馬賽克拼接藝術,創作出饒富藝術氣息的絕美表面。圖 / Harry Wisnton提供。
Harry Winston,Precious系列Peacock腕表,18K白金,自動上鍊機芯,36毫米,時間顯示,表面以手工微型馬賽克玻璃工藝打造、限量30只,175萬元;玫瑰金款為172萬元,同樣限量30只。圖 / Harry Winston提供。
Harry Winston,Precious系列Peacock腕表,18K白金,自動上鍊機芯,36毫米,時間顯示,表面以手工微型馬賽克玻璃工藝打造、限量30只,175萬元;玫瑰金款為172萬元,同樣限量30只。圖 / Harry Winston提供。
Premier系列的表面都經特殊工藝處理,展現出馬賽克藝術展現方寸之間的巧奪天工。圖 / Harry Winston提供。
Premier系列的表面都經特殊工藝處理,展現出馬賽克藝術展現方寸之間的巧奪天工。圖 / Harry Winston提供。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