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腕表新作直击:宝玑Breguet演绎多项臻美手工制表技艺

在告别巴塞尔表展后,本年度斯沃琪集团(Swatch Group)旗下的六大高端品牌:宝玑Breguet、海瑞温斯顿Harry Winston、宝珀Blancpain、雅克德罗Jaquet Droz,格拉苏蒂原创Glashütte Original、欧米茄OMEGA,共同于瑞士联合举办新品发布展“Time to Move”,首发今年品牌的全新表款,搜狐时尚作为中国大陆受邀的二十家媒体的其中一员,在瑞士现场第一时间直击本年度的腕表新作,并独家放出实拍视频。

今年,宝玑Classique经典系列、Reine de Naples那不勒斯王后系列及Marine航海系列均呈现全新佳作,每一枚皆为结合品牌精湛制表技术与匠心工艺的翘楚之作。于此次的资料中,我们亦非常荣幸能与您进一步分享宝玑标志性的玑镂刻花工艺及多项臻美手工制表技艺。宝玑在不断传承和延续品牌精髓的同时,始终致力于不懈研发创新制表技术与工艺,引领制表行业不断前行。

宝玑Classique经典系列5395超薄陀飞轮镂空腕表

陀飞轮无疑是机械创造历史上的一项旷世之作。自其诞生至今已逾220年,宝玑之于陀飞轮始终享有主要特权,从那个年代发展至今,陀飞轮的魅力丝毫未减,反而在当今更令世人为之着迷。时至今日,随其于腕表上的应用,唯有宝玑能够额外触及它的心魄,用其历史的纯正血统唤醒它与生俱来的独特魅力。单陀飞轮或双陀飞轮的设计,单一或与其他复杂功能的结合,加之诸多创新材质的引入,陀飞轮未曾像现在这样充满活力。如今的宝玑赋予了陀飞轮较以往更多的活力。不仅如此,陀飞轮与其发明者之间的纽带亦更为紧密。它几乎被应用于宝玑的每一个作品系列,且重量从不超过1克,这足以证明宝玑制表工厂所掌握的非凡制表技艺,缔造并坚守着这一制表界的神话。

全新宝玑Classique经典系列5395超薄陀飞轮镂空腕表为凸显陀飞轮机芯,特别臻选厚度仅为3毫米的超薄镂空式设计。该枚腕表作品无论于制表技术层面,还是于艺术技艺方面,皆可堪称立于时代尖端的大师之作。

内在的品质,往往是有些作品真正流芳千古的奥秘。全新Classique经典系列5395超薄陀飞轮镂空腕表作品无疑名列其中。置于其内的宝玑超薄581机芯,早在运用之初便已成就了宝玑大胆开创的技术性壮举。尤其是对陀飞轮的设计,需经整体重新构想,方得创制出此般精妙独特的构造。如今,宝玑再次突破制表疆界,在不影响构架的前提下实现减少将近50%的机芯材料。在厚度仅为3毫米的18K金质机芯上加以镂空设计可谓突破极限,凸显宝玑制表大师真正的技艺精髓。加之手工镌刻、玑镂刻花、倒角修饰工艺的运用,使得该枚腕表更为出类拔萃的。

超薄机芯

该枚581机芯所搭载的超轻量级陀飞轮框架,总重不逾0.290克,凭借3毫米的厚度,足以跻身全球性能最为卓著的自动上链陀飞轮机芯之列,其技术成就的背后触及了一系列复杂调试。例如,摆陀被置于机芯夹板外缘,在有效减少机芯厚度的同时,又确保了机械构造的清晰可见。就陀飞轮而言,得益于一个完整的重新设计。用钛金属打造的陀飞轮框架实现了直接与轮系啮合,而不是以底部齿轮为媒介。此外,硅质擒纵机构独具匠心的棱角造型更有效地节省了空间。这一独特巧妙的结构,唯有宝玑制表工厂方得实现其规模化生产。

配备一个振频4赫兹的高能发条盒,使动力储备长达80小时(该高能发条盒的振频于陀飞轮腕表而言可谓高振频,此曾被搭载于5377及5367腕表)。此次,该机芯首次被应用于完全镂空的设计结构,堪称对该项传承技艺的当代诠释。为凸显机械构造之精妙,金质夹板与表桥亦经镂空处理。镂空工艺的挑战主要源于在最大限度剔除材料的同时,需确保各部件的技术性能不受影响。金质材料的应用更为该项新颖的制表技艺增添了难度。一旦选用的合金材料开始硬化,制表师便需即刻运用专业技术对其加以处理,方得实现最终造型。宝玑为屈指可数仅存具备如此境界金镂技艺的制表品牌之一。

匠心工艺

机芯独具匠心的工艺于巧夺天工的装饰和修饰技法中卓然呈现。机芯夹板表面非镂空部分饰以手工镌刻的玑镂刻花图案,尽显精致之感。巴黎鞋钉纹(Clous de Paris)图案经由一种尖端镶有金刚石的玑镂刻花雕刻工具创制而成,这一工艺能够赋予腕表作品独特魅力,但绝不允许任何瑕疵。将这些复杂技艺一并运用于机芯是宝玑的首次创举。部件锐利的边缘均由工艺大师精心细致的手工倒角修饰,先将倒角切削打磨至平整无暇直至成45°角斜面;随后再进行重要的雕刻步骤,手工为不同的文字及镂空边缘雕刻纹饰。

精妙极简的设计

该枚精致作品的表壳外缘饰有钱币饰纹,搭配弧面玻璃表镜,令机芯构造之美一览无余。蓝宝石玻璃表盘上采用蓝色金质数字时标。刻度环采用电镀工艺制成,而计时分区由激光镌刻而成并填入蓝色清漆。腕表沿用彰显宝玑风格之精髓的经典蓝钢宝玑指针和焊接式表耳,演绎精妙极简的设计理念。Classique经典系列5395超薄陀飞轮镂空腕表的防水深度达30米,备有玫瑰金表壳搭配灰色机芯款式,以及铂金表壳搭配玫瑰金机芯款式供选择。

宝玑Classique经典系列5177

蓝色“大明火”珐琅腕表

宝玑全新Classique经典系列5177腕表,推出品牌史无前例的雅致蓝色“大明火”珐琅表盘款式。其标志性蓝色调以现代质感凸显典雅简约的宝玑风格。

18世纪,繁复华丽的巴洛克风格蔚为风行,而阿伯拉罕-路易·宝玑先生则自成一格,推崇洗练优雅的美学设计。其鲜明的制表风格深受精英人士青睐,成为时代简约风尚潮流的引领者。2019年推出的全新宝玑Classique经典系列5177蓝色“大明火”珐琅腕表正是从此新古典主义的简约风格中汲取灵感,创新性选用宝玑指针的标志性蓝色修饰盘面,呈献前所未有的深蓝色“大明火”珐琅表盘。

宝玑蓝

全新的表盘色调灵感源自于蓝钢宝玑指针呈现的蓝色。为避免表盘在制作过程中的细微色差及确保色调精准一致,染料的研发极为严谨考究。唯有成品颜色在800摄氏度高温烧制过程中维持绝对稳定,方可达到“大明火”珐琅表盘的制作要求,以实现独有纹理质感。

为确保时间清晰易读,镀铑精钢宝玑指针在蓝色表盘的映衬下更加醒目。同时,经过镀银工艺润饰的宝玑数字时标、星形、菱形、鸢尾花刻度采用加大设计尺寸。时标与刻度以细致的粉末勾绘,呈现出如浮雕般的微凸感。日期视窗的背景底色更深,让采用相同工艺处理的日期数字更为醒目易读。此外,隐形宝玑签名位于珐琅表盘的6点钟位置。宝玑所有的珐琅表盘时计均沿用由阿伯拉罕-路易·宝玑先生发明的标志性宝玑数字,于1787年创制的No.15自动上链怀表便是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作品。

精湛美学与尖端技术珠联璧合

纤薄的白色金表壳外缘饰有钱币饰纹,搭载777Q自动上链机芯。自动上链机芯特有的18K金质玑镂刻花摆陀可透过蓝宝石玻璃底盖一览无余。无论是否显露于外,机芯各部件均经宝玑工匠精心润饰。得益于倒角工艺、圆形粒纹、涂刷工艺和日内瓦条纹(côtes de Genève)等修饰技艺,机芯各个零部件颇为精美雅致。

秉承宝玑标志性元素,在蓝色鳄鱼皮表带的连接处, 依旧采用圆润饱满的焊接式表耳。此外,独立编号镌刻于表背,赋予表款独一无二的专属特质。同时,顾客姓名可登记入宝玑历史档案,此档案自1780年珍藏至今且极其珍贵,它集聚了每个时代拥有永恒优雅品味的尊贵主顾。

宝玑Classique经典系列9068珍珠母贝腕表

演绎宝玑优雅典范

宝玑Classique经典系列9068腕表以优雅简约的设计完美诠释了经典的宝玑风格。亨利·缪尔格(Henry Murger)曾在其于1848年出版的《波希米亚人的生活情景》(Les Scènes de la vie de bohème)一书中对宝玑无可比拟的鲜明格调有所着墨:

“鲁道夫在约会地点见到萝莉女士。

他心想,很好,她是个像宝玑表一样准时的女人。”

首次采用天然珍珠母贝表盘打造的Classique经典系列9068腕表新作,经典再现宝玑制表艺术的独到风格。早在1775年于巴黎初创制表工坊之时,阿伯拉罕-路易·宝玑(Abraham-Louis Breguet)先生便已杜绝使用当时盛行的巴洛克风格,取而代之的则是以洗练简约的设计呈现令世人惊叹而推崇的时计创作。自成一格的宝玑风格在强调新古典主义设计的同时兼备卓越可靠的机械性能,由此备受尊贵主顾的青睐,其中不乏法国王后玛丽·安托瓦内特(Marie-Antoinette)、约瑟芬皇后(Joséphine)、玛丽·露易丝王后(Marie-Louise)以及威灵顿公爵夫人(Duchess of Wellington)。秉承Classique经典系列对极致简约的追求,腕表新作特别采用白色珍珠母贝表盘搭配精致的玫瑰金或白色金表壳,备显灵动。为了令作品更为璀璨耀目,金质表圈和表耳还镶嵌有88颗明亮式切割钻石。该枚腕表搭载宝玑制表工厂自主研发创制的自动上链机芯,随着时光徜徉自然律动,同时配备简明实用的核心功能:中央秒针以及3点钟位置日期视窗。

恒动机芯

宝玑Classique经典系列9068腕表采用型号为591A的自动上链机芯。机芯通过佩戴者的手腕运动实现自动上链,上链机制与阿伯拉罕-路易·宝玑先生发明的自动上链怀表一脉相承。当时,制表师们都在寻求能够实现自动上链的解决方案。宝玑先生在探索摆轮改进之时,成为首位发明可靠自动上链技术方案的制表师。透过透明蓝宝石玻璃底盖,该机芯精妙的构造清晰可见,根据表款不同,机芯由玫瑰金或白色金材质打造,经玫瑰雕刻机手工镌刻而成。宝玑的工艺师天赋卓绝,运用倒角处理、圆形粒纹以及日内瓦波纹修饰技艺对机芯进行润饰,巧夺天工。

机芯被置于精致的表壳内,外缘饰有宝玑标志性的钱币饰纹。表冠镶嵌一颗蓝色弧面蓝宝石或红宝石,并饰以钱币饰纹,以易于抓握。真皮表带与坚固耐用的焊接式表耳相连,采用弧形线条设计,舒适并易于佩戴。

宝玑Reine de Naples那不勒斯王后系列8918腕表

热情洋溢的女性魅力

王后专属表款

在拿破仑·波拿巴的胞妹那不勒斯王后卡洛琳·缪拉执政期间,她鼓励艺术发展,一生中向宝玑订购了不下30枚时计臻品。1810年,位于巴黎钟表堤岸的宝玑制表工坊开始为那不勒斯王后打造一枚前所未有的时计:即一枚可佩戴于手腕上的表,于是世界上第一枚已知腕表由此诞生。宝玑于1812年交付成品,该枚作品分别于1849年和1855年被送回至宝玑维修保养,它的历史记录和设计特色均被完整收录于宝玑历史档案册中。但可惜的是,目前这枚腕表杳无踪迹。其长椭圆形的表壳造型搭配银质玑镂刻花表盘,颇为精美雅致。此外,腕表还搭载报时装置、月相盈亏显示和温度计三项复杂功能,搭配由毛发和金线编织的表带以佩于腕间。

宝玑Reine de Naples那不勒斯王后系列8918腕表以充满活力的色调热情演绎这一极富传奇色彩与风格的腕表系列。将一抹摄人心魂的深红色融于Reine de Naples那不勒斯王后系列8918腕表之中,碰撞出撩人心弦的火花。该枚白色金材质的腕表作品于乳白色珍珠母贝和钻石的映射下,倍显流光溢彩。

宝玑Reine de Naples那不勒斯王后系列8918腕表,推出撩拨人心的红色款全新力作。在精致的鹅蛋形轮廓表壳基础上稍作拉长式的设计,是对阿伯拉罕-路易·宝玑(Abraham-Louis Breguet)先生为那不勒斯王后卡洛琳·缪拉(Caroline Murat)倾心创制的佳作更为自由而灵动的诠释。白色珍珠母贝刻度环以暗红色勾勒宝玑数字时标,加之红色鳄鱼皮表带的映衬,充分地调动了整枚腕表作品热情洋溢充满活力蓬勃的气息。Reine de Naples那不勒斯王后系列8918腕表延续宝玑制表传统,采用宝玑制表工厂自主研发创制的自动上链机芯,随着时光徜徉自然律动。

位于中心位置的表盘为宝玑工艺大师们施展他们的横溢才华提供了充足空间。白色金材质表盘以玑镂刻花工艺手工雕刻巴黎鞋钉纹图案(Clou de Paris),再施以粉末勾绘及镀银处理。表盘边缘部分细腻的处理方式使得计时区域更为凸显,精致的蓝钢宝玑指针与红色数字时标相得益彰的结合,令时针和分针的显示一目了然。表盘极富创造力的设计,运用不同色调与润饰工艺令表盘形成鲜明层次对比,有效提高表盘的可读性,这正是宝玑先生独到审美设计理念的精髓所在。最终,每一枚腕表的独立编号均会被镌刻于小时刻度环内的顶部。依照顾客本人意愿,宝玑可将顾客姓名登记入自18世纪晚期珍藏至今的宝玑历史档案中。

117颗明亮式切割钻石如璀璨缎带,环绕镶饰于白色金表圈和表盘凸缘,令表圈闪耀夺目。6点钟位置醒目点缀一颗梨形切割钻石,堪称小时刻度环上的点睛之笔。26颗美钻同样镶缀于折叠表扣之上,令其熠熠生辉。

Reine de Naples那不勒斯王后系列8918腕表采用白色金表壳,外缘以雅致钱币饰纹装饰。位于4点钟位置的表冠首次采用一颗弧面红宝石点缀。透过蓝宝石玻璃底盖,537/3自动上链自制机芯的构造之美一览无余,动力储备可达45小时,且每一枚零部件均经由手工润饰,这是宝玑亘古不变的制表传统。

宝玑Reine de Naples那不勒斯王后系列8967腕表

意趣盎然的碧空之蓝

宝玑Reine de Naples那不勒斯王后系列8967腕表,采用蓝色卷纹装饰表盘搭配靛蓝色表带,演绎碧空之蓝。

宝玑Reine de Naples那不勒斯王后系列特别臻献一枚当代新作。该枚全新钢质腕表采用蓝色漆面表盘及与之相呼应的丹宁材质表带。Reine de Naples那不勒斯王后系列8967腕表沿用该系列标志性的鹅蛋形表壳造型。该枚腕表延续宝玑制表传统,采用宝玑制表工厂自主研发创制的自动上链机芯,随着时光徜徉自然律动。

Reine de Naples那不勒斯王后系列8967腕表表盘独具一格,以深蓝色漆面搭配松石蓝卷纹,瞩目出众,恰似星光耀目的唯美夜空。为呈现这一独特效果,工艺大师需要在尚未凝固的暗色材质表面涂覆一抹透明亮漆,在这种技法下两种颜色相互融合,自然地形成别具一格的画面效果。

表盘的顶部和底部分别饰以宝玑数字时标“12”与“6”,数字表面经白色浮雕绘制。6点钟位置偏心小表盘采用与表壳相同的鹅蛋形造型。精心雕刻的线条由中心向外发散,线条末端为镀银工艺润饰的菱形刻面图案。为方便夜间精准读时,指针上涂有深蓝色夜光材料。此外,宝玑签名及表款的独立编号位于9点钟和12点钟之间。

Reine de Naples那不勒斯王后系列8967腕表采用钢质表壳,外缘饰有精巧的钱币饰纹。其精致的整体造型、位于4点钟位置的表冠和别出心裁的表耳设计均流露出该表款独特的女性气质与别具匠心的设计。

透过透明蓝宝石玻璃底盖,591C机芯及金质玑镂刻花摆陀均一览无余。硅材质具备无磁性特点,硅质擒纵机构和硅质游丝确保了机芯走时的精准、可靠,机芯振频高达4赫兹。这枚自制机芯由169个零件组成,每个零件均经由宝玑制表师的精心润饰。Reine de Naples那不勒斯王后系列8967腕表成功通过6个不同方位计时精准度测试,且防水深度高达30米。

宝玑Marine航海系列女士腕表作品

尽展优雅航海之韵

早在18世纪,阿伯拉罕-路易·宝玑先生便率先为果敢不凡的女性打造时计珍品。如今,宝玑Marine航海系列致献于当代探索家,奏响乘风浩瀚海洋的激越豪情。如今宝玑Marine航海系列演绎于辽阔大海乘风破浪的燃情向往,将航海精神凝萃于腕间,献于当代女性探索家。

凭借深厚的制表造诣,宝玑倾心呈现灵感源自浩瀚海洋的Marine航海系列女士腕表新作。作为深谙玑镂刻花工艺精髓的制表品牌,宝玑打造别致原创饰纹,这种被称为“Marea”或“Tide”的潮汐饰纹,一改经典玑镂刻花工艺中的直线与圆圈元素,以曲线刻画浪潮的自然涌动之美,于表盘上演绎浩瀚波澜之境。不仅如此,腕表还于诸多细节之中呼应航海情怀,例如秒针上所饰基于海事信号旗设计的,亦代表着宝玑首字母缩写的“B”字样。宝玑工艺大师还于脆弱的珍珠母贝上以纯熟技艺灵动呈现这一工艺极为复杂却又新颖别致的图案,为该系列的表盘与机芯摆陀增色添彩。

透过透明蓝宝石玻璃底盖,591A自动上链机芯及机芯夹板上镌刻的双日内瓦波纹(Côtes de Genève)玑镂刻花图案清晰可见,于细节处赋予船只甲板的浮想。表壳边缘镌刻“Horloger de la Marine(皇家海军御用制表师)”字样,以致敬1815年阿伯拉罕-路易·宝玑(Abraham-Louis Breguet)先生被授予“法国皇家海军御用制表师”荣誉称号。

表壳外缘的钱币饰纹同样经全新演绎。新的设计使得钱币饰纹更为清晰,配合加宽的间距,赋予了该枚表壳厚度仅为1厘米的腕表更为大胆的气度。3点钟位置的金质表冠上镶嵌一颗钻石,宛若浪花点缀其间。以导航符号为灵感设计的针扣,为表扣提供了灵活的系扣。

秉承宝玑制表传统,Marine航海系列兼具精致工艺与卓越技术性能。该枚腕表搭载宝玑制表工厂自主研发创制的591A自动上链机芯,厚度为3.41毫米,配备日期显示功能,随着时光徜徉自然律动。腕表的尺寸经精心计算,直径不逾34毫米的小巧表壳搭配可灵活调节的表带,完美贴合纤细手腕。

全新Marine航海系列女士腕表备有钢质、玫瑰金及白色金多种款式,亦有表圈镶饰美钻的高雅款式供选择。金质表款上,摆陀倒角及表冠护桥上带美钻镶饰,总重达1.26克拉。为装饰白色橡胶表带,还特别为该系列创制专属的海草藤蔓纹图案。该植物生长于地中海底部,因有助于海水净化而被熟知。表带除了配备追求更具动感活力生活方式外观的橡胶款式,根据不同表款,另备有午夜蓝或白色鳄鱼皮表带。象征宝玑首字母的“B”字样亦被饰于折叠表扣的蓝宝石外盖上。

根据不同款式,Marine航海系列表盘配备有极具光泽感的海洋蓝色漆面表盘、经细致抛光的表盘,或饰有玑镂刻花图案的珍珠母贝表盘。

宝玑手工制表工艺

凝聚至臻匠心的技艺

通往制表艺术的至高殿堂之路并非单维,而需多方求索。事实上,于宝玑而言,求索之道一直与两方面的不竭攀升密不可分:即机械技术和美学风格。然而美学风格远比人们所想的要复杂,不仅需大量宝贵的操作知识积累,还需不懈创新方可屹立于时代尖端。因循此道,宝玑是为数不多设有内部专属工作室的品牌,分别于手工镌刻、倒角修饰、珐琅工艺和玑镂刻花工艺深入钻研。从中可以看出,宝玑品牌对润饰工艺精研发展之注重,其目的,当然在于精心润饰每一枚时计作品,赋予其与别不同的格调。但与此同时,在这些工艺的传承和发展方面,宝玑同样倾注心力对新一代的制表人才进行招募和培养。

矢志创新

宝玑对美学的注重并非一时起兴,而是自品牌成立以来始终如一的矢志追求。在宝玑品牌创立伊始,阿伯拉罕-路易·宝玑(Abraham-Louis Breguet)先生便致力于在两大方面钻研不懈并突破创新:在研发多项原创机械结构的同时,更凭借非凡的想象力开创了一种全新美学风格,这种风格与当代的制表艺术高度契合。在18世纪最后25年,装饰艺术已经在很大程度上转向新古典主义,而制表业却止步不前,仍停留于巴洛克风格,甚至洛可可时代:鼓鼓囊塞的表壳上饰有繁复的镌刻图案,指针则点缀涡纹和蔓藤花纹,生成一种极度繁冗堆砌的艺术表现形式。

宝玑风格

约1783年,阿伯拉罕-路易·宝玑先生为报时表创新研制了打簧游丝,并且在同一时期成功创作出著名的针尖镂空形宝玑指针。为打造更加洗练的表款风格,宝玑先生还优化了阿拉伯数字时标的设计,并缩减了表壳厚度。搭配大气扁平的珐琅表盘,简洁纯粹的线条设计在当时一举获得众人青睐,其他制表厂深受其影响,纷纷紧随这一风潮。1786年,宝玑大师还率先将玑镂刻花工艺引入制表领域。玑镂刻花工艺最初应用于表壳,带来一种柔和光洁的质感,随后被推广至表盘,令功能分区更加清晰可辨,显著提高时间的易读性。

玑镂刻花

如今,玑镂刻花已然成为宝玑一望而识的标志。品牌在传承这项润饰工艺的基础上,还将其推向新高度:宝玑制表工厂共拥有约30台玑镂刻花雕刻机。古老的手工雕刻机依托尖端技术促成了最为先进的升级,在人体工程学设计、灯光照明系统、光学配件及精准度方面实现了全面优化。配备玑镂刻花雕刻机的宝玑工作室在整个制表界具有举足轻重的意义,在这里工匠得以让技艺臻于纯熟,从而雕刻出丰富多样的几何图案。为了推动这项工艺传承的演进和更新,宝玑特别开设了一间钻研玑镂刻花工艺的工作室,旨在不断开发新颖玑镂刻花样式和图案。玑镂刻花工艺几乎应用于宝玑所有表款,以装饰表盘、表壳、摆陀、夹板和机芯条板。

手工镌刻

手工镌刻工艺同样历经岁月沉淀,如今已成为极具辨识度的宝玑标志之一。镌刻工艺师主要由宝玑着力培养,他们精修勤练习得非凡技艺,在深谙别具一格的宝玑艺术风格同时,亦传承保留了此项工艺独有的美学语言,此乃手工工艺之精髓。除了用于润饰机芯条板、夹板及表壳外缘等部件的基础浮雕工艺(涡纹或卷纹),他们还通晓浮凸雕刻及与之相对的镂空雕刻等技法。在钟表领域极为罕见的手工镌刻字母及数字,于宝玑而言亦是得心应手。

倒角修饰

倒角修饰于业内普遍被认为是一项复杂并难以实现的工艺,该项工艺却在宝玑得以发展,甚至上升成为一种艺术形式。倒角工艺讲求灵敏娴熟的手法,将部件的锋利边缘细致锉削,从而打磨出45度角倒角斜面,倒角面宽度需保持一致,其角度亦需保证完全平行。抛光必须确保呈现均匀一致的表面光感,无残留刀痕与啄面。最后,体现大师级造诣的细节在于:两个倒角斜面交汇处完美契合,内夹角呈现清晰利落的线条。这不仅仅是机器制造无法企及的匠心境界,能具备此项工艺的培训之所都已然绝迹。换而言之,宝玑的倒角工作室对整个瑞士制表领域具有弥足轻重的意义。选择这样极为珍稀的工艺,展现出宝玑不惜付出只为让机芯质感达到极致的追求。

珐琅工艺

“大明火”珐琅同样是跨越时代的经典工艺。如今仅有少数瑞士工艺大师掌握其中精妙。珐琅工艺使用硅粉、金属氧化物粉末混合而成的釉料烧结出绚烂色彩。首先将釉料加水溶解,随后运用雕刻内填珐琅工艺(Champlevé)、微绘珐琅工艺(Miniature painting)、纯灰色画珐琅工艺(Grisaille)或镂空珐琅工艺(Plique-à-jour)等技法运用于物料表面。然而,烧制过程中诸多不可预知的因素为珐琅的制作增添了神秘色彩。每一层珐琅的烧结、每一种颜色的添加均需将整个作品放回炉中再次高温烧制,而炉温与时长只有大师能够精准掌控。一枚传统珐琅表盘的制作往往会耗费数周时间。

在宝玑,手工匠艺不仅仅是对机械制表传统的践行,更是宝玑极为注重的品牌精髓,即将美学与工艺、艺术与技术、精准性与梦幻色彩完美融合。

关于宝玑

从1775年品牌创立伊始,宝玑不仅意味着非凡制表,同时亦是欧洲文化传承的重要组成部分。宝玑时计备受历史风云人物青睐,著名的宝玑历史档案内记录了18世纪末至今所有时计的销售资料。如今,宝玑的制表师们承志前行,不断推出彰显品牌深厚底蕴的独特佳作。www.breguet.com @montresbreguet

玑镂刻花

宝玑匠心独具的臻美工艺

1786年,阿伯拉罕-路易·宝玑(Abraham-Louis Breguet)先生率先将玑镂刻花工艺引入制表界。如今,宝玑制表工厂更是令这项工艺绽放出前所未有的迷人魅力。在宝玑专属的玑镂刻花工作室中,拥有多达20位工艺大师,他们运用古董雕刻机及宝玑特制的现代雕刻机,始终致力于精研玑镂刻花工艺。

玑镂刻花,一望而识的宝玑标志

空气中弥漫着宁静的气息,精湛工艺于动静间精准定格。制表师们伏案而作、心无旁骛,耳边不时传来刀架的金属撞击声和凸轮如歌般的轻响。宝玑制表工厂位于瑞士汝山谷中一片名为L’Orient的腹地,自1786年阿伯拉罕-路易·宝玑先生将玑镂刻花工艺引入制表行业至今,玑镂刻花工作室内的工艺大师们始终秉承这一制表传统,不懈专注于玑镂刻花工艺的创作与发展。玑镂刻花工艺是一种能将材质赋予灵动生命的精妙艺术,一直以来被视作根植于品牌底蕴的工艺精髓。这项工艺为宝玑时计带来与众不同的韵味,为金质、铂金和珍珠母贝注入灵魂,表盘、表壳、摆陀、夹板以及板桥由此倍显润泽。作为宝玑时计一望而识的标志,品牌始终不断传承和延续玑镂刻花工艺,精湛的技术引领着该项工艺触及更高的标准;品牌精研的创新技法、全新饰纹和现代工具亦推动着这项艺术臻于至美。

手工工艺的匠心典范

玑镂刻花是在手工雕刻机的辅助下,基于不同材料运用直线、曲线或折线精细雕刻出圆形或线状图案的装饰工艺。凝聚匠心巧思的平行或交叉线条设计演绎着重复与对称的美感。虽然这种装饰工艺需要借助雕刻机,但玑镂刻花实则并不属于工业范畴,而是完全由手工艺创制而成,每一笔刻画全凭双手力度的掌控:左手通过把手驱动机器,右手则控制安装着凿刀的刀架。掌握这项技艺所有的微妙之处需要高超的技巧和多年的经验。

兼具美学与功能

1786年,阿伯拉罕-路易·宝玑先生被玑镂刻花这一极富美感的工艺所吸引,这项工艺能够为表壳及其他腕表部件带来如丝绸般柔和而迷人的质感。相比美学效果,玑镂刻花工艺的功能性更引起了这位制表大师的浓厚兴趣。玑镂刻花纹饰可有效抵御抛光表面诸如刮擦或锈蚀一类的日常磨损,其独有的抗反光特性更有助于提升表盘的易读性。此外,多样化的玑镂刻花图案还能够在表盘表面形成自然分区,有效区分刻度环、小秒针、动力储备显示和各种小表盘。

自此,玑镂刻花成为宝玑大师日益重视的润饰技法。该项工艺也为标志性的“宝玑风格”奠定了基础。例如,自应用玑镂刻花工艺起,宝玑先生得以选用更为优雅简约的指针,以替代当时盛行的巴洛克风的华丽指针,令表盘设计更为简洁,读时亦更加清晰明确。这种精美纤细、针尖采用著名镂空“苹果形”造型的指针,如今被称为“宝玑指针”,从那时起,一经推出便备受追捧。

19世纪初,在宝玑的作品中,玑镂刻花表盘超越珐琅表盘成为最受青睐的创作款式。时光流转,宝玑对这项技艺的垂青始终如一,并将其发展为独具宝玑特色的品牌标志。镌刻着“Swiss Guilloché Main”署名的镀银金质表盘如今被应用于大多数当代宝玑系列作品中。

生机盎然的艺术杰作

虽然玑镂刻花工艺已在制表业中被广泛推广,但宝玑始终在过去的230余年中被奉为该项工艺的代表。为延续这一传统,宝玑在制表行业内推出了一项特别的计划,旨在保护该项珍稀工艺,同时还投入大量资金推动玑镂刻花工艺的发展。

宝玑花费数年时间收购被称为“玫瑰雕刻机”的古董手工雕刻机,并在精心修复后将这些弥足珍贵的雕刻机运至全球各地的宝玑精品店,用于向世人展示传统工艺的魅力。这些雕刻机中最古老的可追溯至19世纪20年代,如今被陈列于巴黎旺多姆广场6号。

不仅如此,宝玑亦开始制造新型手工雕刻机。在保留前代版本核心特点的基础上,新型雕刻机更引入先进的人体工程学设计、灯光照明系统,并配备带双目放大镜的镜头,在精准度方面达到业界领先水平。目前,宝玑制表工厂共拥有约30台手工雕刻机,供宝玑工艺大师们研习技艺和完成创作。这些技艺纯熟的工艺大师们可使用这些机器雕刻出丰富多样的图案,其中包括巴黎鞋钉纹(Clou de Paris)、篮织纹(Basket weave)和火焰饰纹(Flames)。

艺无止境

宝玑Classique经典系列7727腕表堪称玑镂刻花工艺的代表性之作。表盘运用了多达六种不同的玑镂刻花饰纹,经典演绎出这一修饰艺术的独特魅力。具体而言,表盘中央部分采用了日内瓦波纹(Geneva waves)装饰;小秒针盘则饰以巴黎鞋钉纹(Clou de Paris);十分之一小秒盘采用了太阳放射纹(Sunburst);而动力储备显示则饰以人字纹(Chevrons)图案。此外,刻度环轮廓及外侧镶边分别采用棱纹(Liseret)和大麦饰纹(Barleycorn)作为缀饰。同时,表款还沿用了焊接式表耳、独立编号及隐形签名这些品牌经典设计特色。

玑镂刻花工艺不受局限,是一门可让工艺大师们发挥无限创作空间的艺术。因此,宝玑特别为此开设了一间专门研究与创作玑镂刻花工艺的工作室,不断致力于开发新的创意,将玑镂刻花元素融入制表技艺。例如,最新的Marine航海系列5527计时码表、Marine航海系列5517腕表,以及Marine航海系列5547音乐闹铃腕表,在表盘中央部分均饰以全新的波浪饰纹玑镂刻花图案,为这门历经百年岁月积淀的传统装饰艺术注入了新的生机与活力。

玑镂刻花的起源

最初,玑镂刻花被用于装饰家具、小盒子、药盒,乃至制服纽扣等,由木料、象牙、软石、兽角或珍珠母贝等材质精心雕琢而成。虽然玑镂刻花的历史有时被认为可以追溯至16世纪,但其确切的起源时间尚无从而知。

由于玑镂刻花工艺的复杂性和赏心悦目的装饰美感,该装饰艺术很快被广泛应用至其他领域。据悉,玑镂刻花工艺于18世纪在珠宝领域蔚为盛行。在化妆镜和粉盒的背面,甚至在银器上均逐渐开始出现华丽的玑镂刻花图案。此外,法国国王路易十六的胞弟阿图瓦伯爵(Count of Artois)还命人在凡尔赛宫的庭院内安装了唯他专属的玑镂刻花雕刻机。在这种时代潮流的熏陶下,阿伯拉罕-路易·宝玑先生开始对玑镂刻花产生浓厚的兴趣。得益于这项装饰艺术,宝玑先生为制表界开辟出新天地。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