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盟欲徵「Google稅」 能拯救奄奄一息的新聞界?

近日,歐盟擬向「資訊聚合平台」徵收「新聞摘錄稅」,要求Google及Facebook等業者顯示部分新聞內容時,需向新聞業者付費。

這項「新聞摘錄稅」又被媒體稱為「Google稅」,可想而知,Google對於這項提議不怎麼高興,(畢竟前一陣子,Google才因涉及違反公平競爭遭歐盟裁罰27億美元),不過德國Axel Springer、媒體大亨梅鐸(Rupert Murdoch)的英國新聞集團News Corp卻形容,這筆稅收可能是拯救新聞業界的「唯一希望」。

壟斷市場!歐盟對Google開罰27億美元

歐洲新聞機構聯盟(European Alliance of News Agencies,EANA)指出,像是Google以及Facebook等平台,在沒有經過授權的情況下使用媒體內容;搜尋引擎則是成為公民獲取高品質新聞內容永續管道的威脅者,因此,賦予新聞機構、其他出版商向網路平台收取費用的權利(鄰接權/作品傳播權,與著作權相近的權利)是至關重要的,因為那些被摘錄的新聞文章等都受到了版權保護。

乍聽之下這非常合理,也有可能是渴求營收挹注的新聞業唯一的希望,不過從過去的例子來看,西班牙曾在2014年實施過類似法律,Google卻直接關閉了西班牙版本的新聞服務,使得新聞傳播受阻,反倒損害了新聞業界的利益;在德國,情況也大同小異,因為流量大減,最後仍開放給Google使用。

隨著網路時代來臨,資訊傳播的方式已與過去截然不同,新聞業者既有的商業、營收模式受到挑戰,要想生存下去越來越不容易,讀者可以回想,上一次你為閱讀新聞而付費是什麼時候?這也間接導致了媒體產業的扭曲與變形,從眾所皆知的大問題:追求即時、假新聞、內容農場;微小至新聞業配、廣告多到影響閱讀體驗等現象,都能看出那為了生存下去而變形扭曲的一張張臉孔。(還有從沒受到外界重視的新聞工作者惡劣的勞動條件……當然,上述這些問題仍只是冰山一角。)

終結血汗記者!媒體工會籲嚴懲不法資方,盼提升勞動權益、重拾新聞品質

不少國外新聞網站已經選擇向讀者推出全站付費模式、或者部分付費模式迎來新的經營模式,讀者若想閱讀深度、優質內容,就得先付費才能看到內文,例如《紐約時報》、《金融時報》、《華盛頓郵報》等;華文地區也有前陣子才經歷裁員危機的香港媒體《端傳媒》打出「每月只需一餐飯的錢」的集資計畫,只為吸引讀者為好的內容付費;也有部分新聞媒體會在要求讀者「關掉廣告過濾器」後,才會讓讀者看到報導內容,當然,台灣大部份新聞網站只是進行柔性勸說,因為這比較「符合現實」。

貝佐斯給新聞業者的建議:把報導寫好,讀者會願意付費的

畢竟,讓讀者鍾情的新聞媒體畢竟也算是極少數,更別說台灣的新聞媒體產業與記者近來受到酸言酸語並不少,除有名言「小時不讀書,長大當記者」或將某某媒體形容為某某重工,當新聞業成了「製造業」、當記者成了「腦殘」,都不難看出不斷惡性循環下逐漸變得病態的媒體環境,以及閱聽眾對於閱聽環境的強烈不滿。

亞馬遜執行長貝佐斯(Jeff Bezos)在2013年接手《華盛頓郵報》,2016年,這份連年虧損的郵報轉虧為盈,他曾向新聞業者建議,不應該專注在廣告客戶上,而是應該專注在讀者身上,「讀者遠比業者想像的聰明,他們明白撰寫高質量的新聞是需要很多成本的,也願意付出代價,只要你詢問他們。」

最後,Google稅會是一個好的解答嗎?或者這又是一項對於新聞業界的傷害?而台灣的媒體環境又能靠著什麼走出惡性循環,除了從記者、編輯本身的自律以及自我要求、寫出好且正確的報導做起,讀者的支持或許也會是答案之一。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