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说说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Ohayio的事情吧

A: 我还是从头讲吧。Ti7之后,Demon来找我问我想不想和abed一起加入Fnatic。他说自己已经在Fnatic新队里了,和Fnatic公司还有Ohaiyo关系都很好。现在他需要一个carry一个中单。然后我给Eric(Fnatic经理)发了信息,结果Eric说Demon不在队伍里。

Q: 但是Demon说的好像自己已经加入了Fnatic一样。

A: 这没关系,在这种换人季这么做也无可厚非。但事实上他并不在队伍上,并且当时的五号位候选人还有2,3个。他当时的筹码是和Fnatic的人说Abed只想和自己玩。最后反正我就来了Fnatic,并不存在我踢了Demon这一说。我们当时很想拉Abed,但是Abed想留在DC。然后我们开始找中单,找了咖喱棒。练习的时候感觉打得不好,但是我们气氛很好。SEA的选手也很神奇:当我去训练房的时候,DJ就完全不扭过头来跟我打招呼,握手都没有。感觉这些东南亚选手就是完全不在乎表面和气。

Q: 你觉得友情在dota队伍中重要吗?

A: 有时候你和某个人并不熟朋友,但你们在一个比赛里远走越远的时候,你会变得很相信这个人。友情有时候很不利于比赛,因为朋友间的对话有时候会把你拉离游戏。有时候吵架是很必要的,比赛是需要讨论的,但朋友之间很难这样对话。但有时候朋友也是很必要的,你会在讨论的时候很信任你的朋友。

SEA选手很多事情都不在意,他们没有这种“我长大以后什么都可以做”的气势,而是比较像“你爸爸原来是水管工,所以你以后也是水管工”。他们没有什么承担责任的性格。打完比赛的时候他们都会睁着大眼睛来问我:你觉得我们打的怎么样。他们没那么自负。中单咖喱棒也是这样的,虽然他不是SEA人。

我们当时的主要问题是Ohaiyo和咖喱剑,十月的时候我们就在考虑换掉他们。我当时很尊重Ohaiyo是Fnatic的元老,所以没换人。之后我们就找来了Abed。

Q: 我们包括谁?

A: 包括Ohaiyo。讨论的时候他在的,我们会说你玩的不好。Ohaiyo TI之后练习的很少,到了Abed来之后他才玩的好了一点。Ohaiyo是一个特别乐观向上的人,会莫名其妙说话,比如他会突然对我说omae wa (mou shinderu)。

Q: 他是好人你为什么要换他?

A: 我们就是赢不了啊。Summit是Ohaiyo的一次机会。证明自己改过自新了。但是Ohaiyo还是犯了之前的老错误。当一个老队员过了几个月都不能纠正自己的错误,这会让其他人很累。就算是我们赢的局,我们看录像的时候我们会反省,不再犯错。但Ohaiyo还是会犯同样的错误。当我们觉得我们不在进步的时候,激情就没了,也赢不了ti了。

Summit之后我终于又提起了这个换人这个话题,我和我们的经理说了,但让他不要公开。之后我们开诚讨论的时候,大家都说了很多。

更多电竞新闻请点击这里

Q: 所以踢人不是你一手主导的。

A: 当然不是。我没有一手控制Fnatic。之前他们想把pieliedie换掉。我说不行,我们从来没说pie哪里有问题,只在说ohaiyo咖喱棒的问题,所以我们应该给pie第二次机会。你们要想踢我我就指出我的问题。然后Eric说我们不会踢你的。

Q:然后Universe离开EG的消息出来了,你们什么反应。

A: 我们从10月开始想换人,然后暂歇了。然后summit之后,我找Zai, Moo问了,但他们都不想换队。我们之前一直都没听说Uni的消息,知道公布之后我才去找Uni聊的。其实大家都知道我们想换人。TNC如果知道Uni要换队 (TNC在和Fnatic预选赛的时候比赛开始时公屏问ohaiyo准备好了没有),除非他们看到Uni的小号在SEA排比赛。但我知道Uni小号只有iximike一个好友。所以TNC并不知道Uni会加入Fnatic。

Q: 然后Uni就来了。但告诉Ohaiyo的时机不太对吧。

A: Ohaiyo和Eric之间的情况是:Eric告诉了Ohaiyo和咖喱棒之后,Ohaiyo还是笑着说好吧,那我以后还能来找你们玩吗。然后这个情况太其乐融融了,Eric不知道该怎么说,就没说了。Eric和ohaiyo关系很好,Ohaiyo也是一个很乐观的人,他当时估计也没搞清楚uni已经来了这些情况,所以他 还挺高兴的,他发的第一个帖子也挺乐观的。

一般Dota组队的时候,在一个人没确定要加入的时候,你不能提前透露这种消息。Uni也许不想离开NA。在这里我觉得这次踢人事件当中锅最大的是 Valve,他们应该在summit之后直接锁队伍成员名单(roster lock),因为summit之后很长时间都没有比赛。但Valve并不告诉我们到底什么时候会锁。

然后当时ohaiyo在major预选赛打的很好,我们那时候都有点不想换人了。如果提前知道roster lock的具体时间,我们就不会这么纠结了。

Roster lock时间出了公告的时候,我立刻发信息给eric,让他看一下, 而且这个公告发的时候我们正好刚开始打一个major预选赛。我们感觉很糟糕,前段时间dj的爸爸还去世了,同时还要瞒着ohaiyo。

当年C9的时候我踢Aui和pie的时候我是觉得要踢人就尽早,让他们找下家,所以我在skype上踢了他们。踢完了人我们并不知道接下来要找谁入伙。

打了这么多年,我发现其实很多队伍换人的时候都不是这么直接的。我在fnatic不是独揽大权的。换咖喱棒的时候,我们都是在最后踢人的关头才告诉他的。我想找Eric提前告诉咖喱棒,但Eric说这样会样被踢人很不爽。但Ohaiyo不一样,他提前知道了,并且当时也坦然接受了,但他没料到是在预选赛之后直接就被踢了。

我觉得道义上来说应该提前告诉被踢的人。但实际上这麼做其实是不对的,我们并不是在抢走ohaiyo的赢major的钱。

Q: Uni飞来了,你金屋藏娇,他知道你们要踢Ohaiyo以后什么反应?

A: 我们也搞不清楚Uni什么时候会来。我没有把他藏起来,而是他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不应该下飞机就直接来打比赛。

Q: 然后你们进了major,那个传说中pizza party怎么样?

A: 压根没有pizza party。Ohaiyo的英语不好。当我们打进major之后,Uni来了,我们还没决定要怎么做。他们要去吃饭庆祝,我说不去,我找了Uni,说我想现在就解决这个事。本来大家想去吃牛排庆祝,但我觉得我们要留下解决这个问题,所以我说我们就订pizza得了。当时我和pie都不在现场,有个毛party。

Q: Ohaiyo从本来很开心,然后就被踢了。

A: 当时踢咖喱棒的时候就我一个人告诉他的。Ohaiyo这件事大家在比赛期间都没想,因为要专心打比赛。其他时间也不好当着Ohaiyo的面聊,所以我们就在fb上沟通了一下。一切都发生的很快,没大家想象的那么邪恶那么drama。

之后Eric告诉了ohaiyo,我很后悔我当时不在场,我觉得eric没讲清楚。我最多藏了Uni半天。

Q: 所以roster lock公布之后,你让uni飞过来,让他休息。你也很后悔踢ohaiyo的时候不在场。

A: 是的。而且我们当时也不确定Uni会来,他当时还有EG的股份什么的。是我们催着Uni来的,因为我们下一个预选不想和Ohaiyo打了。

Ohaiyo被踢一开始并不太生气的。但是后来有人搅和,比如Mineski的CEO Kenchi在twitter和fb上说我们fnatic都很邪恶,到处骂我们,还去找Ohaiyo扇风,以至于Mushi跑过来和我们道歉,因为他的CEO到处发疯。

之后还有件很狗血的事,Ohaiyo在Minkeski替补打我们,我100%确定是Ohaiyo。他当时理论上可以去别的队替补。但是他们没公开说Ohaiyo替补,也许是人家想低调,但也许是想赢了我们才说,输给我们就不说了。

然后三冰下线又上线了,我觉得就是Ohaiyo上号了,他还反了我的眼,我就很确定是他了。更何况那个劣单还玩了全能这种ohaiyo擅长的英雄,就更让我确定了。

Q: Uni如何提高了队伍水平?

A: Uni提高了我们之间的沟通效率。之前和Ohaiyo沟通很困难。Ohaiyo虽然Underlord,tide,Omni很强,但没其他拿得出手的,导致了我们的bp没什么选择。Uni英雄池就大多了。我们觉得他经验很多,可以带我们赢。

Q: 各个大区打法差异很大吗

A: 每个地方的优势都不同。EU、CIS最强,然后CN,然后SEA,NA,SA这样的顺序。但是CN的预选赛是最难打的。

Q: Reddit的观点会影响你吗?一会儿捧你一会儿踩你的。

A: 网友的看法我是肯定会在意的,但是他们的观点并不会对我的生活产生太大影响。我的生活习惯不会变的。但Ohaiyo的人生计划就打乱了,比我被网友骂艰难多了。

Q: 你有联想到之前被NoTiderHunter(前Alliance)踢的时候的感受吗?

A: 我在NTH被踢不生气,但我气S4。我们一起组队,我很相信他,但他后来不信任我了,让我很受伤。其他几个瑞典人我本来就不熟,所以也谈不上生气。他们后来赢了TI也挺好,没让我觉得当初被踢很生气。

Q:目前的队伍组成在ti前还会变动吗?

A: 我们现在变强了好多,希望会越来越好,但我也不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当时RTZ,Uni来Secret的时候我们都确信我们会一起打ti,但是他们呆了一个月就跑了。

Q: 你之前组的队伍NP是什么意思?

A: 没啥意思(nothing)。

更多电竞新闻请点击这里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