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表/Watches/Jam Tangan

「我本身就是門藝術!」瘦子為HUBLOT獻處女腕表秀

黑白無疑是永遠最時尚的色彩。引領潮流的宇舶表(HUBLOT)與深受時尚人士鍾愛的刺青藝術家Maxime Plescia-Buchi,於2020展開Big Bang Sang Bleu II刺青腕表的從顏色到材質各種型態的嶄新藝術合作。除了年初率先於杜拜表展亮相的墨藍款,到今(9月17)日於台北微風限時Pop-up店發表的墨白與全黑款,將刺青藝術提升到全新的層次。宇舶表更請來近來走時尚路線的E.SO瘦子,為這次全新表款現出腕表處女秀。 身上有許多刺青的瘦子表示自己身上共有4個大面積的刺青,最大面積的在背上,圖案是他發想與刺青師討論後呈現出來的,也和這次Maxime Plescia-Buchi腕表上運用多種幾何線條的概念相近。他第一次出席精品腕表活動,表示自己學習商品相關的知識頗有收穫,最喜歡這款腕表沒有指針的特殊設計,表盤不同層次的幾何線條隨時時間走動運轉,讓他覺得看了會入迷。而宇舶表致力於融合不同面向的藝術,這樣的精神和他在音樂上的追求的理念相契合,他還開玩笑說:「跟我一樣本身就是一門藝術!」 純粹的黑色與白色向來是刺青最具表現力的基礎。Maxime Plescia-Büchi更將黑色墨水列為個人藝術的標誌性色彩,開創暗黑風暴刺青(Blackout Tattoo)風格:「當黑色作為刺青作品所運用的單一色彩時,會呈現一種意涵豐富但簡約內斂的表現形式。」墨白色款搭配鈦金屬和皇金(King Gold),凸顯六邊形、菱形、三角形、與圓形在立體空間內交錯建構的時間維度,上個月才在日本首度曝光。即將抵台的墨黑款則巧妙運用黑色陶瓷與黑色PVD塗層鈦金屬不同的光澤感演繹立體浮雕效果,除了呼應Maxime Plescia-Büchi的暗黑風暴刺青,也巧妙延續2006年宇舶表獨家搶先推出「All Black全黑」腕表的大膽精神。

手上的科幻小行星 就跟著HYT Flow腕表一起流動

一分鐘等於60秒、一小時等於60分鐘,人類看似對時間瞭若指掌、卻又對時間充滿疑惑。時間的神祕性、不可逆,在宇宙天文現象中更為多元,而近期愛彼(Audemars Piuget)與獨立製表品牌HYT則分別在表面的分寸之間,曼妙展示了時間的美與可能。 透明、立體的藍寶石水晶玻璃中,像是科幻電影「創(Tron)」的螢光管中流洩著謎樣、高彩的液體,一旦嘗試在黑暗中欣賞HYT的「Flow」腕表,更將對一個發亮的水晶球迷惑:不,這其實是由73顆長方形鑽石構成的美豔光之星球、底部並有LED燈管,因而在黑暗中傳遞著來自未知光年以外的宇宙訊息。時間在哪裡?外環的液體標示了分鐘,而內圈小表面則提示了時鐘,與其說這是一只腕表、FLOW無疑更像一枚遺世獨立的衛星城市。 而愛彼的皇家橡樹概念系列「霜金飛行陀飛輪腕表」,八角形、立體的表殼具備愛彼獨具魅力的「霜金」質地,這枚飛行陀飛輪38.5毫米的表面中,再以層層堆疊、內縮,營造宛如銀河或太陽星系的漸層與壯闊,最後收攝在分秒運轉的飛行陀飛輪框架上,玫瑰金的陀飛輪框架再鑲嵌以明亮形切割圓鑽,每一次的運轉,周而復始、生生不息。除玫瑰金表殼、另備有白金款式。

迎合中國消費者口味 瑞士奢華軍規腕表愈縮愈小了

沛納海(Officine Panerai-Firenze SA)所推出的最熱門表款為迎合中國消費者的購買實力,體積愈做愈小。路透 高級名表品牌沛納海(Officine Panerai-Firenze SA)向來以體積龐大的二次大戰軍規腕表聞名,但所推出的最熱門表款,卻為迎合中國消費者的購買實力,體積愈做愈小。 雖然沛納海的經典軍用手表表面直徑為68毫米,但已在中國販賣38毫米的小尺寸,因為中國買家偏愛較低調的產品。 沛納海的策略轉向,是許多奢侈品牌為了配合中國品味而自我調整的典型例子。隨著全球經濟恢復及中國經濟的反彈,這個過程正在加速中。 沛納海執行長彭圖(Jean-Marc Pontroué)表示,中國將首次成為沛納海銷售量第一的國家。「由於我們現在能夠看到中國對品牌目前以及未來的重要性,我們就知道投資重心在哪了。」 中國在新冠肺炎疫情中已成為奢侈品產業擺脫困境的命脈。疫情引發的社交距離、外出的限制及無法出國所導致的延遲消費心理,引發中國民衆在家中開始報復性消費。波士頓顧問公司(Boston Consulting Group,BCG)6月預測,全球奢侈品今年需求可能下降45%,但中國需求卻會成長10%。 其他精品品牌,包括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紀梵希(Givenchy)及克洛伊(Chloé)都在中國開始使用非常受歡迎的線上直播方式促銷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