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s

旅游/Travel/Pelancongan

7 Amazing Things You Won’t Believe Actually Exist In Nature

Written By: Zach Souza This world is full of wonders you wouldn’t believe existed in…

Advertisements

巍山古镇 | 穿梭于时光交错的茶马古道

风已经成了碎片 雕刻在古道上的岁月痕迹 随着赶马人的离去越来越模糊 充满希望的新道述说着岁月的变迁 在云南,有多少座山峰就有多少个故事,有多少条河流就有多少个传奇。云南山高谷深,在交通不便的年代,马帮担负起运送各种物资的重任,马帮的足迹也由此遍布云南。巍山,这座隐藏在滇西崇山峻岭深处的小城,因南诏国的崛起而声名远播,因茶马古道交汇于此,马帮云集而名闻四海。至今,在大理白族自治州境内的巍山县,还留下了很多马帮的遗迹。 巍山县位于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南部。过去数百年,这里是滇西运输的重要据点,向东经过云南驿道通往昆明,向南经过景东通往普洱,向西则经过永平通往缅甸,这四通八达的地理位置,演绎出了永远鲜活的巍山马帮的传奇。 夕阳的余晖渐淡,丛林深处的栈道越来越模糊,马锅头急促地吆喝马匹。栈道周围,悬崖峭壁林立,凶险四伏。马蹄忽深忽浅,马驮子东摇西晃。虽然风尘仆仆,饥渴交迫,但马帮汉子们却是情绪激昂,精神抖擞。 行走在巍山古城,细碎的阳光落满肩头。虽当年的马帮已不复存在,但是当时很多物件都保留了下来,以供后人去解读。巍山人悠闲,但不慵懒。古城的大街小巷里,没有人乱丢废弃物,居家小院都是几净窗明,物件井然摆放,展现着巍山人勤劳的一面。巍山人善于享受生活,悠闲是他们对生命的一种感悟。 在这里,时光逗留但不停止。因为山的阻隔,古城风貌得以保存;因为时代的流转,古城人的思想也在更新。古城的四周,钢筋混凝土浇灌出来的大厦鳞次栉比,彰显出现代化的节奏。这些现代化的建筑与古城似乎有些格格不入,但巍山人却将两种不同的元素巧妙地结合在一起,衔接得那么自然、和谐。 巍山古城以一种超越物质形态的存在吸引着世界的目光。善感者把怀古心绪托付古城,好奇者把寻幽目光投聚古城,多情者把诗赋歌舞倾诉古城,好思者把思想感悟留驻古城……就连外国友人也来了,把这里当做探寻中国历史、学习华夏古文明的活教材。 “山间铃响马帮来”这部千年悠久繁忙的交通驿运史,都与它的悲壮艰辛和浪漫诗意同时载入了人类文明进步的光辉史册。(文字综合网络) ~~贴士~~ 巍山县的这些灵感适合与所有人共同体验。 全年来玩最佳。

【日本九州】一起探寻熊本熊的家乡 | 熊本城与大阪、名古屋合称日本三大名城,是大名鼎鼎熊本熊的家乡

熊本熊大家一定不陌生啦。就是那只有红苹果般的腮红,咧着嘴竖着眉,走起路来一摇一晃,时时刻刻散发呆萌气质又不失贱贱本色的小黑熊。他的家乡在熊本县,同时他也当选了熊本县的营业部长兼幸福部部长,这在当地可是仅次于县长和副县长的三把手,是大官儿。所以他每天都闲不住,上午去这里晃晃,下午去那里逛逛,跟游客们互动,让全世界的人认识他,推动一下家乡的旅游产业。那么熊本县最著名的景点是哪里呢?毫无疑问就是熊本城啦,也是今天我们一起去探寻的地方。. 在JR熊本站搭乘市内电车,抵达“熊本城·市役所前”站下车,再走个10分钟左右就到了熊本城。沿着熊本城的入口一直走到天守阁下,美丽的日本女子身着传统服饰,面带微笑迎接远道而来的客人,气质端庄而典雅,为熊本城增添了一抹亮丽的风景线。 熊本城与大阪、名古屋合称日本三大名城,是丰臣秀吉旗下武将加藤清正于公元1601年开始建造的。在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这座城池易守难攻、牢不可破,就连九州当时最有名的大将西乡隆盛都兵败于此。据说当时西乡隆盛发动了西南战争,从鹿儿岛一路北上,未曾遇到对手。但当大部队抵达熊本城时,与政府军展开激烈交锋。政府军依靠熊本城打败了西乡隆盛,结束了日本历史上的最后一场内战。 仔细看熊本城的城垣,这种城垣是加藤清正独创的高石垣,这种城垣利于防守。据说曾经攻打熊本城的部队,每过一道城垣,兵力就会折损一半。这种高高堆砌的城垣在当时是非常先进的技术。而加藤清正本人对这种技术很是保密,绝不外传。甚至在受邀建造名古屋城的天守阁时,还用幕布将施工现场的四周围住。 接下来我们走到天守阁里面,发现这里别有洞天。沿着指示牌向上走,途中能看到许多图片资料、根据历史记载复原的模型等。实际上在1877年,熊本城天守阁曾意外失火,现在我们看到的熊本城是1960年日本政府在战后重建的。现在是日本国家重要文化财产之一。 登顶天守阁,可以从古老的阁楼里向外望去,360度无死角的欣赏熊本城的历史建筑,以及熊本县的城市风光。古老与现代就在此刻相互交织。用视频来直观的展现效果更佳哦。 从天守阁下来之后,刚好看到一对外国情侣在拿相机自拍。我走过去和他们简单沟通了一下,用自己的相机帮他们拍了一张合影,留下了他们的e-mail,把照片寄给了他们,感觉这是一件特别开心的事儿。后来在熊本城里溜达的时候,我偶遇到了一位头戴熊本熊帽子,身背熊本熊背包的帅小伙。而且当时我正好在拍视频,就把他的英姿录了下来。熊本熊蠢萌的气质果然俘获了不少粉丝。 这次来到熊本熊的家乡,遗憾的就是没能遇到他本人,而且没有赶上樱花季。下次再来的时候,我一定会在樱花盛开的季节抵达这里,也许那时就能实现跟熊本熊偶遇的愿望,那一定得来一个深情的拥抱,哈哈! ~~贴士~~ 熊本县的这些灵感适合与所有人共同体验。 全年来玩最佳。  

躺在玻璃圆顶屋的床上,满天星光 | 如果幸运的话,还能看到飘渺魔幻的北极光

芬兰航空的飞机降落在赫尔辛基时,刚刚是下午两点多,这个时间再转机去欧洲其它地方非常合适,自然也包括飞往芬兰别的城市,我就是从这里再去罗凡涅米。赫尔辛基机场不大,转机特别方便,走上几步路就可以到达下一班飞机的登机口。两点多的窗外,已是临近黄昏,天边一片粉红色。 刚才入关时,芬兰帅哥问我来干啥,我说看北极光啊。也是,到达罗凡涅米机场时,除了带着硕大雪具的滑雪爱好者,人们聊的最多的就是北极光。欢迎来到北极圈,Welcome to Arctic Circle,这句话本身就带着一种魔力。 天已经完全大黑,虽然也只是傍晚五点多。现在罗凡涅米,下午两点多,天就已经黑下来,比赫尔辛基黑得还要早些。现在还好,白天还有4个小时的光照,到了12月中,想在罗凡涅米见到阳光就难了。 罗凡涅米的Arktikum北极博物馆,可以了解到许多有关北极的知识,极昼极夜、温度线、动物分布等等。芬兰人的一支最早是从东亚迁徙过来,许多习惯都仍相似,比如吃动物内脏,甚至是居住的棚子都是一样。 在北极博物馆内还可以知道,原来的芬兰版图是个舞动的穿裙子的少女,就在最近的上个世纪40年代,生生被俄罗斯夺走了一只胳膊、一部分腰肢和裙摆。 驯鹿和麋鹿在芬兰人的生活中尤为重要,除了人工饲养,几十万只的庞大野生数量,每年都有猎杀配额,混了鹿血的酒是芬兰人最好的御寒神液。据说当年的驯鹿是从中国迁入的,而现在,我们的驯鹿和麋鹿多数要在动物园内才能看到,更有某些团体来芬兰学习驯鹿的饲养。 Hornwork Kangasniemi位于罗凡涅米的密林深处,Sami族艺术家Irene一家就住在这里,手工制作各种原生态工艺品,并讲述鲜为人知的故事。比如驯鹿的鹿角每年自动脱落一次,并非人为割下,一年内就能长至如此之大,也是惊人。 现在学习制作传统拉普兰木酒杯“库克撒”,在古老的传说中,自制库克撒由男人送给自己未来的妻子作为爱的象征。制作库克撒需要时间、耐心和技巧,因此被看成是很珍贵的礼物。陳柏霖当天也在Hornwork Kangasniemi做了个一样的库克撒呢! 位于北极圈的罗凡涅米,现在天才亮,已经是上午10点多。北极雪酒店正在紧锣密鼓地建造中,12月初即将营业,玻璃圆顶小屋倒是一年四季都开放,在《我们相爱吧》第二季里,陈柏霖和宋智孝也在玻璃圆顶屋里过了一夜呢。 躺在玻璃圆顶屋的床上,满天星光,如果幸运的话,还能看到飘渺魔幻的北极光。在星耀下,在北极光的飘渺下,睡个觉,冲个澡,感觉与北极圈的大自然完全地融为一体。…

让陈奕迅迷路走失却欲罢不能的徒步圣地 | 澳洲最古老的蒸汽火车“普芬比利”

穿梭始于冰河时期的古老旷野,在河流与湖泊上钓鱼,在湖畔边野餐露营,在木屋后的草丛上和沙袋鼠袋熊跳舞,围在火炉旁吃精致料理,夜晚路遇挡路讨食的袋貂,窝在小木屋里取暖。澳洲塔斯马尼亚的摇篮山,给予我们的不仅仅是时间静止般的美妙风景,还有拥抱自然的曼妙体验。 每当翻看塔斯马尼亚摇篮山的照片时,都会感觉时间瞬间静止,空气和心即刻纯净起来。而置身于这片始于冰河时期的古老旷野,环绕着明镜般的鸽子湖,望着高低起伏的摇篮山,穿梭在雨林中徒步,更会感受到内心前所未有的宁静。 摇篮山的全名叫做摇篮山-圣克莱尔湖国家公园(Cradle Mountain-Lake St Clair National Park),位于塔斯马尼亚的中部。之所以叫做摇篮山,是因为其中的两座主峰在众峰中高高耸起,形状看起来像是一个英式摇篮。几年前陈奕迅独自独步摇篮山,结果不小心迷路,最终还动用了直升飞机搜救,获救的Eason却玩心十足地跟救援人员说“Just Leave me here!”足见摇篮山的魅力。 这一天早晨我们从Stanley开到摇篮山,这一路,云很低,很绵软,仿佛一大块棉花糖,随手都能撕下一片放到嘴里融化掉。车子穿行在田野里,随手拍一张都是windows桌面,感觉在塔斯马尼亚自驾是一件无比幸福的事情,因为路上几乎没有什么车,加上这几天已经很熟悉了在澳洲的驾驶方式,所以坐在副驾驶的我比较清闲,一路唱着歌望着风景。     距离摇篮山还有20公里左右,我们发现一个Lookout的指路牌,山势比较平缓,我们沿着徒步道步行了10分钟就来到了山顶,在这里可以远眺摇篮山。摇篮山是塔岛中西部比较主要的山峰之一,主峰海拔1545米,摇篮山和位于它南面的Lake…

瑞雪·古刹·红灯笼 | 北京八大处 [冰雪]

春晓,一场不期而至的大雪席卷神州,瞬时将人们重新打回冷宫。寒冷并不能阻止摄影人的脚步,天降瑞雪正是拍摄的好时机,匆匆挂机来到了位于北京西山风景区的八大处,拍下了这组“瑞雪古刹红灯笼”。 大门口铺天盖地的中国红,超广镜头下夸张的畸变成了U形,增强了视觉的冲击力。 北京八大处是一座历史悠久、文物众多、风景秀丽的佛教寺庙园林,以现公园内有八座古寺(灵光寺、长安寺、三山庵、大悲寺、龙泉庙、香界寺、宝珠洞、证果寺)而得名。 灵光寺是八大处现存最重要的一座寺院,始建于唐大历年间,红灯笼的映衬下的佛牙舍利塔在冰天雪地中巍然屹立。塔中二层舍利阁内供奉着佛祖释迦牟尼世上仅存的两颗灵牙中的一颗这使灵光寺成为全世界佛教僧众顶礼膜拜的地方。 寺前的石狮在飘雪中笑口常开。长焦距的运用缩短了景深,虚化了背景,更加突出了主题,凝聚了视点。 海山塔院位于二处灵光寺,为纪念寺内住持僧海山而修建。瑞雪中塔身塔座银装素裹,分外肃穆。 无处不在的红灯笼上堆积了雪花皑皑,给深山中的古寺增添了生机和活力。 迎客厅前的金狮也变成了圣诞老人在瑞雪中欢迎游人香客的到来。 宝珠洞位于平坡山顶,创建了清乾隆四十六年,是八大处海拔最高的寺院,寒气逼人。关帝庙旁的雾气和水汽冷凝后挂在树枝上,红灯笼在纷纷飘雪中摇曳。 大悲寺相传建于北宋或辽金时期(约1033年)山门殿的石额“敕建大悲寺”为康熙帝御笔。殿前两株参天古银杏树,粗有数圈,枝繁叶茂,树龄高达八百余年,仍在风雪中傲然挺立。 千百年古刹,千百年古树,寄托着“中国梦”的红灯笼格外醒目。 无边瑞雪潇潇下,不尽游人滚滚来。 北风卷地白草折,胡天八月即飞雪。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贴士~~…

被称为红灯区的这里,究竟有多少不为人知的故事?红灯区秘密,阿姆斯特丹妓女博物馆

不看不知道,世界真奇妙!欧洲博物馆可谓五花八门,这不世界首家妓女博物馆就在阿姆斯特丹诞生了。今天我就带大家走进这家神秘的妓女博物馆看看,探秘一下这红灯区里的秘密。 图文Arthur 你知道阿姆斯特丹红灯区每天大约有900名持证上岗的妓女吗?你知道工作在红灯区的妓女们每天要为一个橱窗付150欧元的租金吗?红灯区在国人眼中还颇有些神秘。 图文Arthur 荷兰的阿姆斯特丹运河交错,风景奇特。荷兰首座也是世界第一座“妓女博物馆”在阿姆斯特丹运河畔红灯区开幕,于是有着“性都”别号的阿姆斯特丹又开了一个先河,好奇的游客在游览阿姆斯特丹时又多了一个探访目的地。 图文Arthur 来到阿姆斯特丹红灯区所在地,在运河的一侧可以很容易找到这个小小的红灯区博物馆。博物馆的名字叫“Red Light Secrets–红灯区的秘密”,走进小小的门洞买上一张7欧元的票,然后就可以来到一个有着屏幕墙的房间,上面滚动播放着一部反映妓女与家人日常生活的短影片。 图文Arthur 看完电影,掀起银幕旁的门帘,你就可以走进红灯区橱窗的背后了。博物馆内展示有妓女行业数个世纪以来的时尚和世人态度演变过程,卧室卫生间展示了妓女们的工作环境,甚至有SM工作室及性用具等。 图文Arthur 顺着窄窄的过道来到一个有着两扇落地玻璃窗的房间,两把椅子摆放在窗前,等你好奇的走过去向外张望时,突然发现外面的人也在好奇的向里望,你才会突然意识到原来这里就是一个红灯区的橱窗,那些工作的妓女们就会坐在这张椅子上顾盼流离,招呼着那些从橱窗前走过的客人们。 图文Arthur 隔壁就是妓女的工作间。房间都很小,一般床的旁边就是盥洗设备。…

2017这场百年一遇的雪,意味着什么?紫禁城春飞雪,依然在我心 | 2017紫禁城的第一场春雪

紫禁城。只要我在京,就一定去紫禁城,这是一个造梦的地方,这是一个让心安静又血沸腾的地方。在2017年雨水后的第4天,紫禁城迎来了一场春雪,这应该是百年一遇的一场春雪, 我来了,与你相约在飞雪的紫禁城里。 图文/朱文鑫 在古老的故宫面前,寻找春天的梦。红墙,河水,白雪,玉带桥,我和紫禁城,雪是进入我心肺之中的精灵,能够让我在浮躁的帝都清净下来。绵绵的雪,吻在脸上,暖在心里。这个春天的雪天不冷,是暖心暖肺的,也许是一种将人从漫长冬天唤醒的圣水吧?雪的清凉与喜悦,凝结在我的脚步中,在红墙黄瓦中徜徉。 图文/朱文鑫 一直喜欢拍摄故宫。早上查预报看天气,应该在午后下雪,于是就在上午10点来紫禁城等雪,刚要吃午餐,雪不停的下起来。餐厅的人都跑出去留影。朋友发微信说,一想你就在故宫里……还是朋友问,雪大吗?.微信,留言,让我来不及回复,只有好好抓住这难得与你相约的机会,是的,相约紫禁城,相约春雪,我与你,我与紫禁城。 图文/朱文鑫 一下雪,肯定要拍故宫。朋友打电话问,要来直播。这是一场喜雪。久违了的喜雪。让你让我让我们等得太久的一场雪。一走近,就入了眼,入了心,入了迷,只要在北京,只要天气有感觉,就进入故宫。不负这场雪,从很远的地方赶来赴约。我的走近,不是走进。是彻底的沉入宫里,感受那份独有的美妙。 图文/朱文鑫 在金水桥上,按下快门的瞬间,就愉悦了心,我尽量去追求简单,简约,人,呼啦啦的从四面八方来追雪。我静心不受干扰,拍摄与绘画与音乐与雕刻都是一样的。如何用减法或是“简”的意象去表现她?她很大气,很隆重,其实,她很简约。 图文/朱文鑫 十八槐,秋天里拍过,冬天的光影里拍过,自然不会在雪天放过她,喜欢就是喜欢,扒了皮吃了肉啃着骨头的都喜欢。我走近,再走近,以少胜多,绕开中轴线,以小见大去展现她的全部,18棵老槐——老树留白的表现。 图文/朱文鑫 呼啦啦,下午来了长枪短炮,男女老少,一家三口,闺蜜,好友……都是为了这场春雪。不辜负,不辜负。 图文/朱文鑫…